【原始人之现代艳皇】【作者:不详】【完】

时间:2021-01-10 18:00:06

本帖最后由 韩柏 于 2009-6-6 12:48 编辑

第一部 色胆包天 第一章 原始社会有色魔

  几千万年前,在一片原始森林里住着一群原始人,这些人也就是被后人称之为山顶洞人的野人。这个族群共有45个原始人,35个男性,15个女性,他们相依相靠的在原始森林中艰难的生活着。直到两年前,一个异常强壮的外族人,依靠他绝对超强的实力统治了这个族群,并且为这个族群带来了新的生机。

  “啊……咔叽……色色……美女哦……”我扛着一只刚刚打死的半大野猪,有力的双手不停的在胸前交替着,将一根根从树木间垂下的藤条抓住,而后借注于两腿在树干上的蹬力,让我可以飞快的从一棵树上飞跃到另一棵树上。

  “啊哈……美女们,你们的大帅哥我回来拉……哈哈……啊……咔叽……色色……美女哦……”我已经看到了族群里冒起的炊烟,而且心中的欲望已经燃烧到极点,整整一天的狩猎让我枯燥的要死。现在,美女们就在我的眼前了,我更加卖力的蹬着树干,想早一点回到我的族群里,去摸一摸我“好久”没有碰过的“咪咪”了。

  “族长……”一声嫩嫩的声音从我的下方传来。

  我停在了一棵大树上,将手平放在眼睛上抵挡阳光的直射,四处搜寻着声音的来源……

  “族长……”嫩嫩的声音再度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哦……是36呀!”我笑着和正在走近我的美女说着话。

  “不许你叫我36,我叫思娃。”少女手指着自己的大大胸部接着说道:“还有,人家明明是37吗,为什幺你老叫人家36呢?”

  我色咪咪的看着树下面的思娃,她是一个皮肤有点黄黄的,上身用两片绿色的树叶遮挡住胸脯,下身用一小块野猪皮当裙子穿的美丽少女。

  “你是36或者是37我怎幺知道?要不然……”我嘿嘿的淫笑道。

  “怎幺样?”思娃天真的看着我,美丽的大眼中写满了N个问号。

  “让我摸一摸不就知道了吗!嘿嘿……”我一边调笑着思娃,一边抓住手边的树藤准备随时开溜。

  “族长,你好坏呀!你怎幺能这样说人家呢?人家才15岁呀!”树下的思娃脸红的一跺脚,对着我娇腆道。

  “哈哈……那你的意思不就是说,长大了就让我摸对吗?”我双腿使劲一蹬树干,飞也似的向族群飞去。背后响起了思娃甜甜的喊叫声:“族长,这可是你说的哦,我一定快快的长大让你摸呀!”

  “哦……咔叽……色色……”我兴奋的回过头看着思娃的方向忘情的吼道:“你说的可是真的?”但是,我看到的确是思娃担忧的眼神和她大声叫着我道:“族长……小心啊!前面……”

  “小心?小心什幺?”我楞楞的回头大叫了一声:“不好!”但,为时以晚了……

  “轰!!”我重重的撞在了前面的大树上,随着吱吱拉拉,我英俊的脸和我钢铁般的身体在与树干的直接摩擦中,从树上滑了下来。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思娃刚才未说完的话:“族长……小心啊!前面有大树!!!”

  思娃快步跑到我的身边,娇喘吁吁的将我翻过身子,担心的问道:“族长,你还好吧?”

  我艰难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思娃,为了我族长的尊严,我只好强忍着身体上的酸痛,心中疼惜的想到:“完了,完了,我超级英俊的脸啊!你个小妖精,一句话就让我差点毁了容,如果不吃回来点利息,那我不是亏大了吗?嘿嘿……”我一边想,一边悄悄的把我的魔抓伸向了那对,近在指尺,还散发着淡淡处女香气的37寸豪乳。

  “啊哈……咔叽……色色……”我内心狂笑着,因为我已经偷袭成功了,思娃的两只小“乳猪”被我的大手紧紧的包围着,我捏了捏,好软哦,而且还有温度呢!比族群里其他女人的大咪咪手感要好上100倍不止呀!

  “族长……好玩吗?”思娃羞红的小脸瞬间换上了迷人的危险笑容。

  “咔叽……色色……好温暖,好好柔软啊!”沉迷于享受的我,还以为思娃是迷恋我族长的神勇而同意让我摸了呢!所以,就在我干脆闭上眼睛想来个超级咪咪大享受的时候……

  “劈啪……咣……”思娃的小粉拳象雨点一样落在了我,本就因为撞树而显的淤青的脸上。而且,我和思娃都是在艰苦环境里长大的孩子,手劲也比一般人要大的多。虽然,思娃是个女孩子。但是,三拳两脚后,我本英俊的脸被思娃的重创打的连我妈都不认识了。而且,思娃光打脸还不解气,她一边打还一面娇喘的骂道:“我让你摸人家的咪咪……我让你摸……我让你认为自己是森林里最帅的……我让你每天咔叽色色……你摸呀……让你摸人家的咪咪……”

  半小时后,思娃也打累了,最重要的是,思娃发现我腰上的虎皮短裤也被她不经意的“撕碎“了。思娃捂住眼睛不去看我的下身,接着,她最后一次用劲全力,将我还没有被打歪的鼻子打歪后,思娃才拍拍小手,笑嘻嘻的好象什幺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对着我轻啐了一口骂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摸人家的咪咪,你这头发情的森!林!大!种!猪!哼!”

  思娃哼着自己编的小曲一摇一摆的走了,而我,这个原始时代最酷的超级大帅哥却被人家MM“抛尸荒野”。直到3个小时后,天气逐渐的转凉,我才从昏迷中慢慢的转醒过来。

  我摸着自己被打成猪头似的“俊脸”,看着自己已经被撕成“破布”的虎皮内裤,还有遍体的抓痕,我对着天空不平的狂吼道:“天啊!难道帅也犯法吗?”

  无云的天空忽然间打起了一阵撼雷,粗大的闪电伴随着狂风将我一瞬间笼罩在其中,开始不停的旋转。狂风中夹杂着闪电的光芒,闪电亮点催动着狂风的威势,轰……大地也开始颤抖,树木变的干黄,一条黑色的裂缝忽然间出现在我的身前,强大的吸附里将我吸到了裂缝之中。而闪电和狂风也在我被吸进裂缝后,开始慢慢的变弱,当裂缝消失后,天还是一样的蔚蓝,地还是一样的生机勃勃,可是我,却消失在这样的时空里……

  三天后,找不到族长的族群又从新推选了一位新族长。而原族长的我,也被时间的主流慢慢的淡忘在族人的回忆中。只有她,那个曾经将我暴打的少女思娃,在每月的今天,这个时候,她都会走和我见最后一面的地方,在大树上用石头刻上深深的痕迹。神情的望着我曾经站立过的树干,美目中流出真诚的眼泪,小嘴中喃喃的说着:“吴风族长,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请你一定要原谅思娃好吗?”

[ 本帖最后由 一个大烧饼 于 2009-1-7 21:12 编辑 ]

[ 此帖被零度思念在2016-03-08 12:49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