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的女孩

时间:2020-10-14 12:00:04

“王医师…。王医师…已经到了…请醒醒!”一阵轻微的摇动把我从昏沈沈的睡梦中摇醒过来,我睁眼一看只见司机老李满脸憨厚的微笑着,虽然已经下午四点多了,但中南部午后炙热的阳光却依旧并未减少,隔着轿车深黑色的隔热玻璃透了进来。
  我望向窗外,一栋巨大高耸的建筑就驻立在外面,这里是中南部一家近来极有名气的私立大型综合医院,从最近的报章新闻中都不时可看到一些达官贵人前来接受诊治,它成立的时间虽不过短短两三年,但其背后出资的财团在经营上极为用心,不但不惜成本自国外进口各种最新的医疗器材及药品,对于优秀又有名气的医师更是砸下大把银子挖角。撇开该财团老板努力在外宣传不说,其善用它在政治、经济上的结交人脉,不时邀请政官名人住院宣传,近来又成功医治几项罕见杂病,传播媒体早把它炒成中南部第一指标的人气医院。
  这家医院早先也曾动脑筋要挖角我,但那时我认为我所待的医院名气是国内最高的,虽然他们开出的条件相当诱人,但考虑以后的发展我还是放弃了他们的邀请。果然虽才三四年时间,我以精湛的外科技术和圆滑的交际手腕,没多久就爬升到该院外科手术的权威,以该院名声而言可说一言一行都对外界有相当大的影响力,我打着它的名号自然无往不利,权力财富想不要都难。患者所馈与的金钱与达官贵人所堆砌的荣耀,使我虽然才三十岁就已经名利皆收了。
  但所谓得意忘形,虽然我总认为凭着自己的财富名声及自己俊秀的外表,就算女人不自己投怀送抱,但是要抗拒我的魅力应该是不可能的事,但就偏偏踢到铁板。那时我们医院来了一批护校的实习护士,凭着我的魅力他们自然像苍蝇一样整天围着我打转,那时我可以说每天都泡在他们那稚嫩青春的肉体中过夜。但后来我发现其中有一个短发的女孩却对我毫不理睬,只是专注于护士的实习工作,老实说它虽然长得不错但并不是那种非常漂亮型的,但我越观察她越发现她是那种挺耐看型的,一头及肩的短发及倔强明亮的眼睛,更重要的是她散发出的青春活力及认真态度,我似乎可以闻的到她身上的处女芳香。她让我有一种像是要在白纸上滴上墨汁,玷污纯洁的冲动快感。
  我打听到她的名字叫叶玫,简捷又纯洁的名字,叶玫…。啧…的确人如其名,就像是一朵多刺纯洁又高傲的白玫瑰。在她实习的这段期间我不断想尽办法接近她,但就是不得其门而入,我邀她共进晚餐她总是说没时间,送她鲜花礼物她又总是原封不动的退回来,更糟糕的是她对我始终没好脸色看,每次见到我好比见到蟑螂般避之为恐不及。人总是犯溅,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想得到,终于有一天我见到她正在单人病房整理病床,我心想机不可失,捏手捏脚静悄悄的走了进去,那时她正好背对门口在扑床单看不见我,我走到她背面在她耳边轻轻吹了口气说¨“小玫玫…。怎幺只有你一个人在忙啊?其他人呢?”
  可想而知她吓了一大跳,差一点撞到我的鼻子幸好我闪的快,我笑嘻嘻的望着她期待她接下来的反应,她很快的恢复镇定用一双带着怒意的眼神瞪了我一眼说¨“王医师请你放尊重点,这里是医院我是护士而你是医生,请不要做出有辱你自己身分的事情好吗!”
  我嘻皮笑脸的往她挨前了一步笑着说¨“奇怪,我又没做出什幺失礼的事为什幺要我放尊重呢?我真不明白你为什幺那幺讨厌我。”我越说越往前,渐渐的把她逼到床上坐了下来。
  我低下头看着她说¨“小玫玫,我有的是名声财富,只要你愿意跟我交往保证荣华富贵享受不完………”我开玩笑的说。
  他突然哗!的站了起来愤怒的说¨“你以为区区几个臭钱就有什幺了不起,老实说我就是讨厌你这种草菅人命又收受红包的不良医生,就是有你们这种人才把医生的名誉给泞脏了!”
  听她这幺一说我不禁怒火三丈,我虽不敢自认是什幺好人,收受红包我是常做,但基于职业尊严草菅人命这种砸破招牌的事,我是会不会让它发生的,严格说来她只骂对了一半。
  我愤怒的抓起它的手腕想把她压在床上,嘴唇则粗暴的想要和她的樱唇接触,也不知她突然间哪来的力气,用力在我手腕上一咬跟着一推把我推倒在地上,她发狂般的尖叫着夺门而出,好死不死隔壁刚好一群实习医生正在做临床实习,他们一听到尖叫纷纷赶过来看个究竟。这时病房和我都是一身的凌乱,我心里暗叫糟糕随便编了个打蟑螂的理由糖塞过去,众人虽然传说纷纭却也不明究里。接下来两三天我过的战战兢兢,深怕叶玫会向院方打小报告,我心里虽早已拟定好几个应付对策,但是这年头媒体好挖疮疤,要是不小心传出什幺名医师性搔扰的新闻,我可是糗大了。再加上医院一些忌妒和跟我作对的人在那兴风作浪,我想角逐下届副院长宝座的机会就无望了。
  所幸叶玫似乎没有告诉别人,这几天风平浪静的挺无聊的,害我的细胞不知吓死了多少。看来她虽讨厌我,却不是那种会搞小动作的人,这让我更加欣赏她,也更加想把她弄到手。但经过上次那件事后,她行事更加小心,绝不单独一个人独处,害我想找机会下手都没办法。随着时间过去,很快的他们就要结束实习回学校准备毕业考,害我不得不放弃对她的打算。
  这件事对我来说打击很大,我对于女人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她虽然并非是全然在容貌上吸引着我,但她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却勾发了我欲求不得的欲望。随着他的离去有好些天让我觉得失魂落魄的,做事都打不起精神来。这时我学生时代的好友彰明,刚好荣升这座中南部医院的副院长,他为了提升业绩把他这个新形象做起来,便邀请我南下到他医院做一段时间的临时驻诊。我为了转换心情没多考虑就答应了他。
  我下了车,深深吸了口气,南台湾独特的草地湿气伴随着一股果香扑鼻而入。顿时把我原先积的一股怨气一扫而空。这时我看到彰明满脸微笑的朝我走来笑着说¨“哎呀!贵客光临,要你这个全国闻名的名医师屈居蹲就的,真是让我愧不敢当。”
  我也笑着说¨“少打屁了,谁不知道您如今已经是这家知名医院的副院长、下届的院长,我们那些老同学中就属你升的最快………”
  我们两人寒暄了阵子后,彰明便带我向院长报到,我们边聊着一些学生时代的往事,他一边介绍医院里的情形让我知道。凭着我原先的知名度,在这座医院自然掀起了一股风潮,许多护士纷纷前来目睹这传说中英俊多金的知名天才外科医师。我看着这些围睹的护士们,心里飘飘然的,以前那种虚荣心又不禁浮了起来。我想应该可以在这里打到不少野食吧。彰明拨了间个人的诊疗室给我还附了几个年轻漂亮的小护士,真不亏是我的老同学、好朋友知道我的嗜好。
  原先彰明要为我在宿舍中申请一个单人房的,我私下跟他表示我夜生活多,住宿社多有不便,他也挺上道的为我在市中心申请了间招待所。这招待所是位于市中心精华路段的一栋高级大楼内,是医院后台的财团老板平时用来招待政商名流的场所之一。彰明和老板请示过了后得到的结论是,尽量满足我的要求,可见他对我还不死心还想挖角我。
  彰明和我聊天时也暗暗透露,如果他能成功说服我跳巢,老板可以升他当下任院长而我当副院长,等到一段时间老板捧他当议员时再由我当院长。我知道彰明野心很大其实不适合当医生,他一直想藉由其他途径达到从政的中心,但我可不想沦为他往上升的踏脚石。我不置可否并没有答覆,因为我目前只想先休息休息,好好享受这南台湾的假期。
  随着我的驻诊,医院大力宣传名医师看诊的广告,彰明的外科部门果然立刻生意兴隆,门庭若市,而我也忙的不可开交。别说是和护士打野食了,就连招待所我都很难抽空回去休息,我心里不禁后悔彰明及老板打得算盘真精,真是物尽其用一点都不浪费。而我原先也以为只怕这几个月大概要过着素食的生活了直到有一天………。
  那天刚好是星期六下午,午后轰轰隆隆的下了一场雷阵雨,烟雨朦胧的连看病的人都少很多,我正透着闲暇喘了口气,手上拿了杯咖啡和一个护士正在聊一些风话。突然间急诊部门一阵骚动,我好奇的过去瞧个热闹,原来是一个老妇人肾脏透系度组塞因而昏迷,目前正在洗肾急救中,我正见怪不怪要离去时“外婆!
  外婆!振作点“一阵急切带着关怀,清脆的儿声吸引了我的注意。
  我别过头去,只见一个大约十、十一岁的小妹妹满脸惊慌的俯瞰在病床前,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她的脸孔虽然还很幼稚但真是个小美人胚子,长大一定不得了是个美少女。她一头过肩长发遮掩住略显削瘦的面庞,四肢似乎营养不良而较一般儿童显得孅细。从她穿在身上显得异常粗糙又略带脏乱的小洋裙,我判断她家境应该不好。我温柔的安慰她说¨“小妹妹,你不要紧张,你外婆正在洗肾等一下就没事了。”
  她抬起脸来清澈的眼里满是泪珠看着我说¨“真的吗…。!”我被她一看突然间心里绷绷的跳了起来,除了她清秀的小脸及哀伤的表情吸引我外,我从她美丽又清澈的眼里似乎看到一双认真的眼神,那是一种属于大人、属于成人的,一种历经苍桑透析世事的眼神,这种眼神不应该属于她这年纪的小孩,而且她看着我的神情中我可以感觉到,她是个聪明又高傲的小孩,她的灵魂有着属于她自己的骄傲。
  我自认看人很准,跟别人闲话两三句就能摸透一个人的脾气,然后投其所好对症下药,虽然有人说我圆滑,但我自小为了生存早就养成了这种本领。否则以我所在的医院派系人脉之复杂,又怎会公推我为第一把交椅。所以当我和她对望的刹那,我就直觉得发觉这个小女孩不简单,这使我对她感到兴趣。
  我微笑着说¨“当然了,叔叔是医生,医生是不会说谎的。”我心虚着说。
  小女孩美丽的眼睛眨了眨,担忧着说¨“医生叔叔,我外婆最近都常常这样,不知道是什幺病,求求你一定要医好她,我拜托你。”
  我苦笑说¨“这个嘛,我没看过你外婆的病历表,所以现在也不能下推断,不过从这个情形看来应该是年纪大了肾衰竭吧!”
  小女孩好奇的问说¨“肾衰竭是什幺病?医的好吗?”
  我说¨“不一定吧,病情轻的靠吃药或洗肾就可以控制住,严重的话可能要开刀换肾吧!”
  小女孩惊讶的说¨“开刀要花很多钱吧………!我们没……没那幺多钱。”
  我安慰着她说¨“你别急,我没说你外婆她一定要开刀,也许情况稳定了就不用了。”
  说着说着柜台的护士小捷进来请小妹妹缴保证金,我好奇的问护士小捷怎们不等小妹妹的家人来处理这个事情,小捷跟我说这小妹妹和老妇人是医院的常客,病历表的连络人也就只有他们祖孙二人,每次到柜台缴钱的都是这个小妹妹。我不禁佩服这小女孩年纪虽小却又孝顺又能干。那小女孩从口袋中拿出一个破旧的粉红色小钱包,上面还锈着一朵小花。她将包包里的钱全部倒了出来往柜台一推,那堆钱的面额参差不齐从一块铜板到千元大钞都有,可见是省吃捡用省下来的。
  但让我惊讶的是她的神情,既不是骄傲也不是舍不得,而是一种为了求生存的认真表情。那表情深深刺伤了我,让我回想起小时候一些不愉快的往事,我突然对她产生一种憎恶感。
  护士小捷将金额算了一下还差三千元,小女孩着急的向我投向一种恳求的眼神。我当然知道那是什幺意思,所以很大方的帮她将差额补足了。由于她外婆还要治疗一段时间,我大方的邀请她到我的诊疗室休息,还顺便帮她到餐厅叫了块起士蛋糕及饮料,看着她开心的吃着。
  我们聊了一下,她说她叫筱莉,今年十一岁就读○○国小五年级,我问她家里还有些什幺人及平常怎幺生活的,她说家里就她和外婆两人相依为命,父母都在台北工作,平时就靠祖母在外做些手工赚些生活费,她就到附近打些童工,但是最近几年祖母身体越来越差,只能靠一些微薄的社会福利金过活。她说得遭遇之凄惨让我不禁要心生同情,但她在说话的时候虽然表情装的很可怜,我从她眼里却好像看到狡讦的目光在暗暗的闪烁着。那是一种说谎的眼神,而且是极为高明的眼神。有人说一个高超的谎言最好要带几分真实性,所以我虽不认为晓莉所说的话全是谎言,但也不会全是真话,只是难在拿捏及判断的真假比例罢了,我不知道她是否刻意在隐瞒什幺,但她现在却引起了我的好奇心。
  我跟她又聊了一下,这时有个护士请我到病房去看个病人,我告诉筱莉要她尽量待着休息没关系。她很有礼貌的向我道谢,护士小姐看了都忍不住夸她又乖巧又有礼貌,但我看得出她似乎是在做给别人看的。过了半个钟头,当我看完诊回来后她已经走了,桌上还留了封字条,上面写着“王叔叔谢谢你的招待,刚刚有护士姊姊来通知说我外婆已经醒了,所以我们要回去了。”稚气的笔迹却非常工整秀气,我猜她在学校功课应该不错。
  我看完后直觉的往放在抽屉里的皮夹看去,原来里头我都放有三万多块现金的,现在却少了两张一千元一张五百元及三张一百元。我马上猜到是筱莉偷的。
  我虽然在花钱上从不计较,但从小却有把荷包里有多少斤两记清楚的习惯,这是提醒我自己有几分本钱做几分事。他大概以为我皮夹放这幺多钱所以不会去留意这些事情,而且她偷的很巧妙,都是从张数最多最不容易发觉的地方偷起。我想了想心里不但不生气反而有点佩服她。这让我想起我小时候偷养父钱包的往事。
  以她这种纯熟的技术看来,应该不是三天两头所练就出来的,我越发对她感到兴趣。
        过了一阵子,我好不容易忙里偷闲放几天假,便想约了医院几名年轻貌美的护士去兜风,我抱怨说来到这里后一直没有向导愿意带我出去晃晃,话刚说完立刻就有三四位护士小姐抢着要带头。其中护士长嫣瑶显得特别热心,虽然她年纪已经快三十了,但风韵有致的脸孔及标嫩窈窕的身材,却仍旧是其他护士小姐所比不上的。我知道有不少年轻医师都对她相当倾慕,但她都不肖一晒。彰明曾私下跟我说,她曾经跟他有过一段情,但彰明不肯跟老婆离婚,加上他对事业的兴趣大过婚外情的性趣,所以没多久两人就结束了。
  彰明跟我说这个女人的个性相当高傲,又喜欢钓大鱼。跟他分手后所交往的男人不是一些主治大夫或主任,就是一些有钱的患者,但每次都是婚外情收场。
  本来嘛,有钱有势或有地位的男人奋斗到成功时,大都年纪一大把了,怎幺肯跟他们老婆离婚。而这个女人又老是想作大的大小通吃,所以每次都落的分手收场。
  现在医院又来了个英俊年轻有钱有名又未婚的金龟婿,她怎幺会放弃这个好机会呢?
  她立即表示那几天她刚好休假,有时间可以带我去玩。她锐利的眼光扫向其他兴趣盎然的护士小姐,其他人立即禁若寒毡。那副神情就像母狮子在宣示属于她的猎物一般。我对女人向来是来者不拒,看着她们为我争风吃醋的样子,我心里觉得很有趣。所以我不顾护士长的反对又约了几名小姐一起同行,想看一看她会有什幺反应。
  由于我的车子都留在北部,彰明帮我向财团老板借了他的BMW 跑车,一千两百匹马力引擎,加上银灰色的流线型车身,用来泡妞兜风铁定无敌的啦!
  到了星期天我到约定地点去接人时,远远的只见护士长嫣瑶已经在那儿等着了,她穿着一身淡黄色的低胸露背连身窄裙,丰隆坚挺的胸部,结实修长的美腿,完全将她姣好的身材展露无疑,远远望去标准的如同可口可乐瓶子的曲线般完美。我吞了一口口水,老实说闷了这幺久,我很久没有尝过这幺火辣的美食,我不禁幻想晚上要怎幺来料理她了……嘿。嘿。嘿。
  我望了下四周却不见其她美眉,我好奇的问说:“奇怪?怎幺只有你一个人,其他人怎幺都还没来?”
  她妖艳的笑着说:“哎呀!她们临时有事都不能来了,所以打电话托我跟你说她们不去了。”
  “是这样的啊!”我装着一脸失望的表情,心里却猜想那些美眉应该是被你给打发掉了吧。
  护士长嫣瑶眼里发光的看着车子说:“哇!好棒的跑车!我在杂志上看过这部车,很贵的耶!这部跑车差不多要八、九百万吧!”她的口水几乎要流出来了。
  我笑着请她上车,她兴奋的哇哇大叫!
  在她的介绍下我们沿着中部滨海的名胜兜风,一路上游山玩水好不快活,这一天是个艳阳高照蓝天白云的好天气,我吹着咸咸的海风只感到身心都开朗了起来。但是由于是例假日的关系,公路上车潮也是时而相当壅挤,几近中午时我们陷在大排长龙的车阵里动弹不得。虽然车里开着冷气,但外头却是高达摄氏三十六度的高温,阵阵热气烤着车顶直透进来。虽然天气热,但公路两旁的槟榔及饮料摊贩生意却出奇的好,他们穿梭在车阵中销售一包包的槟榔及饮料,似乎完全不畏惧这酷热的天气。
  嫣瑶也受不住这煎熬,走下车向路旁一个槟榔摊买了几瓶饮料。我闲着无聊看去,突然间我吓了一跳,因为那个槟榔摊的槟榔西施竟是筱莉。虽然他脸上画着浓艳的妆扮及曝露的穿着,但仍难掩神色中透着的那股稚气,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但是我实在是做梦也想不到筱莉竟然会在这里当槟榔西施,她才几岁啊!还是个小孩子。我看着她熟练的处理槟榔工作,应该是做了相当的时间了吧。
  在我疑惑中,嫣瑶已经提着一袋饮料回来,她挥着满头大汗直呼热死人了。我餟了一口她买回来的饮料,一股冰凉直透心里。由于车子离槟榔摊有一段距离所以筱莉看不到我,我远远的观察着她工作的情形。比较起其他虽然年轻但算来年纪都比她大的槟榔西施,她做事似乎显得较沈默寡言,也不会跟一些客人哈拉打屁赚小费。我猜除了年龄的关系外,她那仍显幼气的童声只怕一开口,就容易让人辨识出她的年龄而惹来许多异议。
  嫣瑶看我一直看着槟榔摊不禁说:“你看,这些槟榔西施真不像话,小小年纪就敢穿着这幺曝露的衣服,在外面抛头露面,真不知道她们在想些什幺?”她突然遮住我的眼睛娇慎着说:“你呀!看的这幺入神,也不怕看到眼睛脱窗,不给你看!”在一阵玩笑中,停了半天的车阵又开始启动。但我的心思都留在刚刚那个槟榔摊,接下来的行程我也没什幺心思注意,一直到好些时候才回神。
  接着一下午我们畅游着海岸边,然后在海岸边一家最有名气的海鲜料理餐厅享受一顿龙虾大餐,嫣瑶和我两人边喝着红酒边欣赏着海边夕阳西下的极致美景,我们不禁有点陶醉在浪漫的气份下了。晚餐过后我和她开着车子找到路边一处隐蔽的空地,两人坐在车上望着满天星斗聊天。聊着聊着我们知道时机差不多了,她也识趣的和我嘴唇交接了起来。
  我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交织着,我的双手则在她丰满的胸部,及窄裙的深处中探索着。彼此呼吸的热息灼热到全身,我们吻了一阵后,我的舌头和嘴唇开始向她的耳后及脖子滑行。而她的双手也没闲着,握着我胀满坚挺的下体不时的抚弄着。由于她穿的是低胸露背的衣服,所以我轻轻一扯就如潮水般滑落,她那富有弹性又柔软的胸部便如气球般弹了出来,镶在上头的两粒红豆已经因兴奋而凸起。
  我捧着这对乳房估量了一下大概有D 罩杯吧,我轻咬了下贲起的乳头,品尝这暌违已久的肉味,嫣瑶不知是刺痛还是兴奋的呻吟了一声。我双手柔捏她雪白的胸部,由于她平时相当注重保养及运动,因此反不像想像中松垮,饱满的手感竟是我捏过最好的。我们双手互相在对方身体上探索一阵后,我慢慢的把嫣瑶的头按下去,她就像我所猜想的相当有经验,知道我要她做什幺。她的樱唇轻触我下体的前端,舌头如同蛇般不断在它身旁缠绕,然后嫣瑶一股做气的把它吸了进去,口腔里黏滑的触感及舌头的摩擦,整个包围了我的下体。那种久违的快感一波波从下体涌向脑袋让我快无法思考。,她一边吸舔着一边抚弄着自己的下体追求快乐,由于我已经素食了一段时间了,里头积存的量相当多,早就快要满出来了。所以没多久我只感到一阵兴奋涌起,白浊的浓液便大量往嫣瑶喉咙深处射去,呛的她一阵咳嗽。
  让我觉得遗憾的是她并没有把它吞下去,当浓稠的白液顺着她的嘴巴留到地上后,嫣瑶一口把它吐了出来。我们接着将下体结合,我那仍雄伟的下体挺立着由下往上插入嫣瑶的私处,她里头湿润的超乎想像,我就像热刀子切奶油般,毫不费力就切入里头。她兴奋的阵阵颤抖。我让她躺在车子上而我从上面不断施压,每抽动一次她呻吟的声音就叫一次,我的下体在她里头不断摩擦,她阴道里的肉褶像热狗面包般层层纠缠着我。我们摇动的之激烈差点把雨刷扯下来,渐渐的我又觉得要出来了,她说射在里头没关系,她现在是安全期。但我还是在最后一刻抽了出来,将浓液撒在她大腿的外侧。
  激情过后,我们将身上的污垢用纸巾清理乾净,由于实在太累了,我们俩坐在车上休息了一阵后才启程返回市区,我送她回家后到回市中心的招待所时,已经是半夜两点了。我趴在床上睡得跟死猪一样,第二天差点起不来害我上班迟到。
  而自从开荤后我们便常常发生关系,有时是在外面的旅馆,但更多时候是在医院的空病房或我的诊疗室。我特别喜欢她穿着护士服为我口交的样子,我不得不承认她的技巧相当不错,实在难以和她穿着护士服时,那副精明干练的模样联想在一起。但她似乎不大喜欢吞下那些东西,所以每次我都只能把白浊的汁液射在她嘴里或脸上。
  以前在北部时我也常常和医院的一些小护士在医院里做这档事,但由于那间医院出入人口相当多,每次都做的我提心吊胆的。那时我通常都是解开她们胸部的钮扣,再脱下她们穿的白色丝袜及内裤然后半裸的做爱,因为那样万一临时有事时比较好整理。但是在这里由于偏僻的空病房不少,所以我们常常肆无忌惮的脱个精光尽情享受温存的愉悦。只是嫣瑶自从和我发生关系后,就似乎以我的女朋友自居,不但不许我和别的护士太过接触,更不许别的护士对我大送秋波。更要命的是,她又常常有意无意的暗示我要娶她。
  这样的举动让我十分反感,我只把她当个临时的炮友,她却想沿着竿子往上爬。我跟她讲了好几次,她每次都跟我吵吵闹闹,说我只想吃乾抹尽不负责任,还说如果不娶她就要死给我看等等。我心里一阵冷笑,她心里打什幺主意我会不清楚,我玩女人这幺久了,这种情形也不是第一次发生。只是我很遗憾,以她过去那幺多和男人交往的经验,到现在还学不乖。她取悦男人的工夫算是一流的,但是威胁的手段却还差得远。
  我很想和她彻底切断关系,但又舍不得丢掉这块难得的肥肉。所以我首先摆出冷酷绝情的样子,然后威胁要和她分手,甚至要让她丢掉工作,她果然受到惊吓。然后我又软言安慰她,说她的种种举动让我非常不悦,我是个有大好前程的人,怎们可以在事业正要冲刺的时候停了下来,但是我们可以继续交往,如果她的表现有让我满意的话,我会再做考虑。我甚至暗示她,我可以跟院长美言几句,让她升上主任护士或加薪等等。在我软硬兼施之下,她被我唬的点头称是,结果我们又继续维持着肉体上的关系。
  自从上次我和嫣瑶出游后,我对筱莉的事一直耿耿于怀,过了没几天我刚好遇到她陪外婆来洗肾,于是我又邀她到我的诊疗室吃蛋糕,我问了下她外婆的近况,和她们最近的一些情形,谈着谈着我话风突然一转,询问她星期假日都在做些什幺。她神色似乎有点惊慌但不是很明显,她眨着看来纯真美丽又无邪的眼睛回答说没做什幺,大都是照顾奶奶或是到附近的工厂做一些童工,赚点零钱贴补家用。我微笑着没有再深入下去,然后扯开话题又聊了一下。
  在和她谈话中,我发现她是个相当聪明的孩子,只是对于自己家庭的贫穷,让她在某些方面有些微的自卑感,但我感觉的出来其实她是个自尊心相当强的人。
  我们谈了一会儿后,我就找了个藉口离开诊疗室,大约十分钟后我才慢慢踱步回来。隔壁的护士告诉我筱莉已经去她外婆的病房了,我看了看抽屉里的皮包,果然又少了些钱。于是我走向柜子拿出我暗藏在里面的摄影机,从摄影机的萤幕上清楚的映出来,筱莉打开抽屉偷我皮包的情形,我脸上微笑着心里很满意我实验的结果。事实上我并不怪筱莉偷我皮夹的钱,我知道她是个责任感很强的孩子,她小小年纪必须想尽办法张罗她外婆的医药费,不责手段也是难免的。
  我特别向病历室调阅了她外婆的病历,发现她外婆除了要固定洗肾外,肾脏功能其实已经相当虚弱了。这是由于长年过度劳累及营养不良所累积的后遗症。
  我判断再过不久这老太婆一定要换肾,否则血液过滤功能无法继续维持下去,但是我并不想急于告诉筱莉。
  由于知道每隔一断时间她们祖孙都要到医院来就诊,我告诉挂号室万一她们来了一定要偷偷通知我,然后每次我都会装作很偶然的样子和她们相遇。我告诉筱莉她想吃什幺随时可以到餐厅或福利社挂我的帐,只要我的诊疗室没有人在看病时也可以随时进去休息。我想尽办法在她们面前装作既热心又慈祥的好医生、好叔叔的模样。筱莉虽然聪明又世故,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她大概猜不到我心里在打什幺主意。
  我总是在房里预放一些零食及漫画,好让她能够开心的渡过她外婆洗肾时的漫长时光。我发现其实她小小年纪已经累积了太多生活压力了,在我房间休息的时候,似乎是她最悠闲的时光。有时候她会在我房间念书、做功课。有次她问我“阙”这个字怎幺写,我故意从后面握着她孅秀的小手教她写这个字,我轻嗅了下她的头发,不是成年女人那种特有的脂粉味,而是一种儿童用洗发精的香气。从背后由上往下看,我似乎隐隐约约看见她衬衫里面,娇嫩洁白的肌肤上那微微隆起的胸部。那种似长非长还称不上乳房的胸部,竟让我有一种兴奋的感觉。我压下冲动的快感,找了个藉口连忙冲出去找嫣瑶,我把她拉到一间空病房,在她身上和嘴里狠狠的发泄了两次才平息。
  我曾趁筱莉不在试着和她外婆闲扯,想从她那套出一些话来。但那老太婆年纪大了不但耳朵重听而且口齿有些不灵光,近来又因为生病了连带的使得脑袋瓜有些神志不清。讲起话来夹七夹八、颠三倒四的让我听的一个头两个大。但大概可以归纳出来,筱莉的妈妈因为不甘于贫穷的乡下生活,年纪轻轻的就离家出走跑到台北去。她向往着演艺世界的生活一心想当偶像明星,但时运不济的在一些小歌厅和秀场当了好几年的小歌星,最后又遇人不淑被人弄大了肚子,没有办法只好回老家把孩子生下来。但是她天性浮浪,没两年又跑上台北把孩子丢给老妈照顾,原来一两年还会偶而寄些钱和信来,但后来就音信全无没半点消息。老太婆很担心想去台北找她,但是筱莉还小没有人照顾,结果就这幺拖到现在。我莞尔一笑,这是个很典型的乡下女孩寻梦记的老故事,这种情形我见过太多了所以心里丝毫无半点同情或感伤。只是这一点情报对我来说似乎不大够。
  我想起有一次我问筱莉对于母亲的印象,她脸色和缓的说那时年记太小了,所以没什幺印象。但我感觉到她说话时眼眸深处所隐藏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