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处妃】【作者:Anthony】

时间:2020-10-14 12:00:06

王处妃出身于贵族,父亲是大法官,家族很多成员都是政商界名人,然而她之所以是城中无人不识的名人,除了她丈夫是城中首富黄泰之子黄柱外,最主要是因为她脱俗出尘的高贵气质和仙女般的美貌。

  天下名媛何其多,但大多数都俗不可耐,而王处妃的条件,不只与她的衔头相符,甚至是名超其实:有如仙女下凡的外表,哈佛毕业,是获奖无数的巴蕾舞家,当然最重要是她一身如好箂坞黑白片年代女明星才拥有的独特美貌与高贵气质,因此不断受电影与广告商天价青睐,少女时代的她以玩票性质拍了一出电影与两个美容广告,令她更加声名大噪无人不识,从此成为城中所有男士心中女神中之女神。

  身为女神,自然有童话式的结局,踏入三十 岁那年,王处妃下嫁城中首富黄泰之子黄柱,盛大的童话式婚礼轰动全城。结婚八年,她为黄家诞下一子一女,拥有美满家庭的她闲来除了相夫教子之外,就醉心于各项大大小小的慈善公益活动,在各大传媒的曝光率,丝毫不减于她当年踏足娱乐圈之时。

  集最高贵的出身、气质、美貌于一身,拥有最完美的家庭与人生,国家级首富的太子妃,被谕为东方的戴安娜储妃,这就是王处妃,贵族中的明星,明星中的贵族,只可远观而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很多人连看她一眼都不能,而我却不知何来的幸运,可以间中看到我的梦中女神王处妃。

  我工作的地方,正是王处妃夫家的国泰集团,虽然我只有三十多岁,然而经我十年来的努力打拼,成为了集团其中一个核心部门的主管,在每月由黄柱以总经理身份主持的只有三十多人能够出席的最高层会议,我有幸敬陪末座。

  每次开会,作为太子爷的黄柱循例迟半至一小时到场,不过场中各人都不会不耐烦,一来当然因为等的是我们主子,二来也是最重要的,是几乎每次黄柱到场,作为太子妃的王处妃都会陪伴在侧驾临。

  她一到场,彷如天使降临,整个会议室的气氛都因此而变了调,通常王处妃会客套的和几个最高层寒暄几句,然后会亲自分派她带来的点心给大家,有时是官燕,有时是矜贵以极的西式美点,开会之后就会坐在旁边看我们开会,再过一会就会洽到好处的离席,让我们这群大男人继续商讨军机大事。

  曾经有次我于开会前升降机上遇上王处妃。

  当时我在升降机内,中途门一开,王处妃就进来了,只有一个人,可能太突然,呆呆看着梦中女神的我被这突然其来吓至方寸大乱,竟然将开会文件散了一地,当我慌乱的蹲下执拾时,王处妃也竟然不顾身份,蹲下来帮忙收拾。

  王处妃将文件递给我,我慌忙去接,我们的距离相当近,我情不自禁从她丝绒的蓝色高贵套装领口看进去,竟然看见一颗较深色的蓓蕾,王处妃里面竟然是真空的!她给我文件后在我耳边说:「要小心点喔…」呼出来的口气与鼻息全都是香的,门开了,她缓缓起身步出,而我却如变了石膏雕像般钉在那里,直至听到王处妃在门外叫唤:「你今天不开会吗?」我不自控如机械人般弹起,战战兢兢步出升降机,王处妃回头对我微笑,现出「你今天怎幺了?」的迷人表情。

  那个表情,到会议结束,仍然深深的刻在我脑海之中,那个会议谈了什幺,我一点都记不起来。

  就在那件轰动全城的大事件发生之前一星期的那个周末,我们如常的在总公司开了高层会议,因为一些商业上的突发改变,会议后我部门全部人留在公司赶计划书,黄柱曾对我说,他今晚会在郊区一别墅,叫我一完成计划书,就直接拿去给他。

  计划书完成时已是晚上九时,我连晚饭也没吃,直接开车去老板的别墅。到达目的地,侍从说少爷在忙,叫我在大厅里等。

  我一个人一直在大厅里坐,等了很久很久,人有三急,四处张望却连一个侍从也不在,我别无他法唯有自已去找洗手间,但别墅实在太大了,我转了两三个弯,开了两三度门,已经不知自已在哪儿了。

  我唯有硬着头皮继续前进,最后门一开,眼前豁然开朗,我身处在别墅中央的大花园,原来被花园包围着的这座豪华别墅,中间还有一个露天的大花园。这里灯火通明五光十色,远处更有一队乐队在演奏柔和音乐,花园四处都是庆祝摆设与美食佳肴,好明显正在开派对。

  场中间的庭台楼阁处,黄柱和王处妃还有一头白色小狗正在拍照。

  黄柱一身衬衫短裤的便服,不过,王处妃这刻的造型,却和她丈夫有很大分别,和平时我们见到的王处妃,更是有天壤之别。

  这一刻在我眼前的王处妃,上身完全赤裸,只挂着一串串的纯金吊饰,而下身只穿一条镶边的高贵而单薄的黑色丁字裤,除了看不到最重要的一点,她和全祼几乎没有分别。

  我的梦中女神,全城男人都祟拜的女王,这刻穿着和艳舞女郎无异的装束,近乎一丝不挂的展现在我面前!

  而更加叫的震惊的,是现在除了她丈夫黄柱外,还有很多男侍从在场,我的梦中女神,竟然在自已的侍从面前大方的展示玉体!

  更更更加叫我震惊的,是在场的所有男侍从,似乎全都不当一回事,没人露出震惊的表情,没有一个色迷迷的盯着自已主子的裸体,每个人都安守本份继续自已的工作,还有两人很专业的分别拿对相机与摄录机,在替黄柱和赤身露体的王处妃拍摄。

  这是一个不可思议完全不真实的光景,眼前有一个全城膜拜的裸体女神,对于在人前裸露,她似乎不当一回事,她在场的丈夫也不当一回事,在场的所有男侍从更加不当一回事,简直所有人都当这是理所当然似的。

  黄柱与王处妃就在远处花园的中央若无其事的吃东西,此时一个应过五十岁的男侍从过去,将一客甜品放在王处妃面前。

  「夫人,这是你特别要求的甜品。」侍从目不斜视的说。

  「谢谢全叔。」王处妃现出平时在公司对待我们的态度答谢,对仆人一点架子都没有,甚至乎有点过份礼貌了。

  「不行不行,全叔特别帮你造的,怎可以一句道谢就算数?就用平时的方法答谢嘛!」在旁的黄柱说。

  「不可以喔,今早你在公司开会时,我已经让全叔干了一次,累坏全叔身子可不行啊。」王处妃仍然保持仪态,但说出口的却是叫人疯狂的难以置信的话。

  「不行不行,今早我不在场没看到,不算不算,全叔,你很累吗?」黄柱望向全叔。

  「少爷夫人喜欢就好,我是下人,没关系。」全叔恭敬的说。

  「全叔也说不累,来,至少也帮全叔吹出来。」黄柱推着旁边的妻子。

  王处妃大方地向二人报过微笑,然后解开眼前全叔裤裆的拉链,二话不说,就将全叔的老鸟拿出来放在嘴里。

  我的梦中女神,万人景仰的女王,全城最高贵的贵妇,在我面前帮她的下人含烂鸟!而旁边的摄影师也不慌不忙,将女神的淫乱面目纪录下来,而她丈夫就坐在旁边欣赏着。

  我疯了吗?还是这世界疯了?是我在发梦?还是去了另一个空间?

  我呆呆的看着,完全不懂得反应,这时欣赏着自已老婆用嘴巴服侍下人的黄柱,突然像意识到什幺的回头看我这方来。

  「你怎幺会在这里?」

  黄柱发现我在现场微微错愕,反而王处妃非常之从容,只用眼角看我一眼,若无其事的继续吞吐仆人的鸡巴。

  「我??是?是黄生你叫我拿?计划书来??的??」惊呆了不知多久,我才懂结结巴巴的回应。

  「喔!是啊!是我叫你来的,我自已也忘了。」黄柱摸摸自已的头:「嗯?你叫什幺名字?」「我是安东尼,是推广部的总经理。」我正襟危坐的说话。

  「我当然知你是谁,你是坐右边最后那个嘛,我只是一时说不出你的名字而已,不要将我说成当下属透明的老板。」我硬着头皮的走过去。

  「黄生,这是你要的计划书。」

  「嗯??安东尼,你大概应该知道什幺可以说,什幺不可以说吧。」黄柱接过计划书然后矋着我。

  「黄??黄生?请放心,我今晚只是交计划书给你下人后就走了,没见过黄生与黄夫人。」我额角开始出汗。

  「不用这幺紧张,放轻松点,嗯??反正你来了,也给你看到了,嗯??想不想吃?」「黄生有心了,我不饿。」汗流下来了。

  「我不是问你饿不饿,我是问你想不想吃她?」黄柱指着仍在为仆人口交的王处妃。

  那一刻我的脑袋似乎有点短路,视线出现杂讯,也怀疑耳朵的功能是否出了问题,我完全不懂反应,眼睛张得大大,连嘴巴也张得大大。

  「怎样?想不想吃我老婆?嗯??可以吃的噢…」黄柱再重申。

  「我??我??我????我????」我全身进入极度惶恐与及兴奋的状态,全身不受使唤,完全发不出第二个字。

  「老公,你问得这样唐突,你叫人家怎回答?就交给我吧!」王处妃抬头问下人:「全叔,暂时就此打住,我明天再帮你吸,希望你别介意。」「我是下人,请夫人别在意。」全叔全程保持着下人的态度,真不可思议。

  王处妃放开了下人,用红酒漱一漱口,然后起身过来,牵着我的手。

  「安东尼?」

  「是??是??」她唤我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跟我来。」她拉着我就走,我完全没有能力及理由抗拒,跟着她便走。

  王处妃带我上了二楼一个房间,一关门,她二话不说,将我两只手掌印在她没穿衣的胸脯上面。

  身为年青才晋,我自问也算阅女无数,但眼前的手握着的两团绵软的双乳,令我觉得我今天才是接触到真正的乳房,大小适中的尺寸,坚挺而弹力强劲的质感,吹弹可破的晶莹肌肤,还有粉红色的迷人乳头,我一时间为之迷失。

  「美吗?喜欢吗?」王处妃问我。

  「好美??好喜欢??」完全没法掩藏克制,我现出充满欲望的神情,双手情不自禁的搓揉起来。

  「它们今晚就是你的了。」

  「我??我??」面对梦中女神,面对老板的女人,我还是不敢太放肆。

  王处妃对我微笑,一只手温柔的将我的头按下,另一只手托起一边美乳,将奶头喂入我嘴里。

  我本能地将婴儿般努力吸吮。

  天呀!我正在吸吮无上尊贵的王处妃的奶头!

  我疯狂了,双手握着两双玉兔用力揉搓,两边来回狂乱舔啜。

  「痛唷…」

  听到一声娇啼,我像犯了弥天大罪般惊惶缩手,不知如何是好。

  王处妃没有怪罪我,仍对我微笑:「你太紧张了,不如由我来。」然后俯身解开我的裤头,本已经硬到不行的鸡巴猛然跳了出来,王处妃将之当成珍宝般放在面上磨蹭,跟着在前端一舔,我如遭电极,打了一个冷颤。

  王处妃没理会我的反应,温柔地将我的龟头含入嘴里。

  天呀!全城男人都想得到的王处妃正在吃我的鸡巴!

  贵妇的嘴就是贵妇的嘴,那种温度、温度、柔软度,一般的平民女子完全不能相提并论,那条如小蛇般的丁香小舌,不断在我龟头后的摺位与马眼间来回舔弄,她的鼻息不断呼在我阴毛上,这一刻我的女神正在呼吸我跨下的气味,品尝着我鸡巴的味道,这简直是至尊无上的终极享受,我欲仙欲死,如堕进万丈深渊之中。

  实在太过刺激,王处妃只吸了数十下,我已去到顶点,精液猛烈地在梦中女神的小嘴里喷射,我竟然能够在梦中女神的嘴里射精!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射精令我眼前一黑,脑海几乎断片,回过神来,发现王处妃还没有放开我的鸡巴,她仍含着我的龟头继续温柔舔吮,帮我舔过干净不止,最后还用力握着挤压,将仍在管道内的液体挤出来,然后珍而重之的在出口用力吸啜,将我所有精液一滴不剩的全吞下肚里,受到如此宠幸,我如置身极乐,全身虚脱躺在床上喘息。

  我已早泄败下阵来,但王处妃却没有收手之意,她慢慢的爬到我身上,温雅的舔食我耳珠,手也不闲着继续套弄我鸡巴。见我呼吸开始平复,舌头慢慢移到我的唇上,我自然而然张口迎接,伸出舌头和她尊贵的丁香小舌相互交缠。

  和王处妃如情人般湿吻,慢慢我的状态又回复了,舌吻了一会,我慢慢吻下去,王处妃也善解人意的调较姿势让我舔她粉劲,我愈吻愈下,品尝过尊贵的乳尖、清香扑鼻的腋窝、敏感的娇躯两侧、戴有环饰的脐眼、最后脱掉那条金边小丁,来到完全没有毛发的迷人私处。

  眼前女神最神秘的圣地,是任何男人都无力抗拒的浅粉红色,完全没有深色地带,也没有一根毛发,连摺纹都极少,还透发出特别的典雅香气,虽然毫无疑问是经过专业讲究的美容护理,喷上性器专用专勾引男人的香薰,但仍无法相信这是生过两个小孩的熟女阴沟,反而令人怀疑这是未成年处女的阴屄。

  面对如此晶莹剔透得有点过了火的贵妇美屄,我将它当成她平时给我们的美点,老实不客气大口大口的品尝,王处妃慢慢开始扭动身躯,我用力吸啜小豆,马上听到如仙子般的娇啼婉转。

  我一直以来都是被他们两夫妇牵着鼻子着走,到这一刻我要取回作为男人的主动权,见她已是流水潺潺,我抄起女神的双腿架在肩上,虎腰一挺长驱直进。

  王处妃露出痛苦的神情,但却死命的手脚并用缠着我,我心领神会,用尽力气抽送。

  整张大床随我节奏强烈起伏摇曳,王处妃被我猛烈强攻,交合处登时水花四溅,而她也渐渐开始失神起来,呼天抢地,双手在床上乱抓一通。

  我正得意之际,突然发现后面多了个人,回头一看,黄柱正在我后前,拿着摄录机在拍摄,我当堂慢了下来。

  「不要停,继续,我命令你不要停。」黄柱没停止拍摄的说着。

  「不要停??好爽??」在我跨下的王处妃紧张夸夸地说,像真怕我会就此停住似的。

  这怎幺可能,清楚了局面,我继续用力抽插,抵头去吻王处妃,她如获至宝似的揽着我的头狂舔,我一面都是她的口水。

  这时眼前的女人已有点竭斯底里,双腿缠着我的腰,咬着牙根流着口水,她已不是平时雍容华贵的王处妃,而是一头极度饥渴的淫乱母狗。

  「嗯??将我老婆弄成这样,厉害。」黄柱说完,也掏出自已的鸡巴来到床边,王处妃二话不说就将之吃下,不断用力吸吮。

  我不只在干着我的梦中女神,此刻还竟然和她老公一起3P,看到此情此境,我的兴奋已经去到最高点。

  「我??到了??要我射哪??」我喘着气痛苦的说。

  「嗯??当然射到子宫里。」在旁的黄柱说。

  「吓!?」如箭在弦的我听到也有点错愕。

  「嗯??这是命令。」

  「遵命??」说时迟那时快,我在极乐中,在城中所有男人都想得到的女王的子宫里,注入我能够射出的所有的精液。

  「唔唔??唔??」仍含着老公鸡巴的王处妃感受到我琼浆玉液的喷洒,全身痉挛,发出高潮的闷叫。

  「嗯??我也?我也到了??」这时黄柱也像凑热闹似的,差不多同一时间在老婆口中发泄。

  射精之后,我倒在一旁喘息,反而高潮过后的王处妃像不用休息似的,马上起来舔食黏附在我鸡巴上的精液,然后继续不停的吸吮,像是想令我马上复活似的。

  「不??不行??」我仍喘着气的说。

  「什幺?年青人这样就不行?」仍在拍摄的黄柱说。

  「我??射了两次??要?小便??」

  「小便?小便好呀…来!来小便!」黄柱听了像很兴奋似的,二话不说就拉起我和王处妃,三人一起去洗手间。

  洗手间有一个两米乘两米的大浴缸,三人躺下去也没问题,但黄柱并不是想一起淋浴,他指示我站在浴缸上,而王处妃也会意似的,以一只母狗的姿态蹲在浴缸里,张开口对着我的鸡巴。

  「尿啦!你不是说尿急吗?快尿啦!」

  不是吧?你不会是要我尿你老婆吧?

  「快尿啦!」黄柱催促我。

  我望向下面的黄处妃,她伸出长长的舌头向着我,露出卖萌小狗的表情,屁股还细心到家的不断摇摆着。

  本来已经很急,根本一开始我就是在找洗手间的,现在看到此情此景,不尿也不是男人,黄金圣水猛然发射,被我射得一脸是尿的王处妃露出快乐小狗的表情,尽量张口去接,然后一口一口的吞下。

  但尿实在太猛,大部份都接不住,情急的王处妃索性含着我鸡巴,黄臭的尿水不断从嘴边漏出来,她双眼被尿刺激得通红,但仍捉着我大腿不肯放开,不肯浪费似得尽力在吞咽我的尿,甚至我尿完了,她仍不肯放开,仍在死命的吸啜。

  这一刻我完完全全的被感动了,我的梦中女神,我永远的女王,世上再找不到你这样的女人了。

  我情难自控的拥着她就吻,她反而在躲避:「不要,脏喔。」「那是我自已的尿,脏什幺?」我将舌头硬挤进她嘴里。

  这时黄柱帮我们开莲蓬头,温度适中的水从天而降,冲走我们身上的尿水,我也不打话,抽起她一条腿就插进去,在洒着水的浴缸中再次干起来。

  「嗯??我够了,你们继续吧,我先休息了。」在旁打了一发手枪的黄柱说完后就消失了,剩我二人在浴缸里继续战事,我们像日本AV般,不断变换姿势在水中做爱,这次我射在她嘴里,她照旧的全吃掉,吸啜完马眼,还贪婪的将舌尖转入去需索,我又一阵销魂。

  在浴室干完后,我们一丝不挂的回床上休息,她像把我当成王帝,自已是妃子似的,在床上用嘴喂我吃水果和喝红酒,我问她还有什幺招数,突然变了个小女孩的她精灵的眉毛一颤,马上变成一头小母狗,在房内乱跑,我叫她将我的内裤含过来,她照做,我叫她舔我脚趾,她也照做,后来她愈舔愈上,最后又是在吃我的鸡巴,我忍不住抱她上床,再干她一次,然后再次在她体内射精,我问她可不可以帮我生个小孩,她说当然好,她老公也渴望她能够怀别人野种,反问我喜欢男还是女,我说喜欢女儿,她说我和她的女儿将来长大了一定会很美。

  我们就这样在床上甜言蜜语乱说一通,虽然我已经很累,但我舍不得睡,我知道一觉醒来,我将会回到现实,我要坚持这个梦,能发多久就发多久,虽然鸡巴软掉了,我仍温柔地舔吻她的全身,如希腊女神的完美娇躯令我爱不释手,我甚至连她屁眼也不放过,我从来对女人的屁眼都很抗拒,但没想到女神连屁眼都是香甜的,我不断的舔,女神不断咭咭的笑,说我舔得她很痒,跟着她说要回敬我,也舔我的屁眼,她说她从未舔过男人屁眼,真也好假也好,只要动听便行,当她将舌尖卷起钻入我的屁眼里面,我全身如遭雷极,早已透支的鸡巴竟然再次生龙活虎,我反过来将她压在床上,再一次温柔的进入她体内。

  「第五次,你太厉害了。」她抚摸着我的脸柔情地说。

  「是你太厉害,我没法停止干你,你是我的女神,你是我的王后,我可以为你而死,如果我这刻在你怀中死掉,那实在是太完美了。」王处妃对我微笑,我们深情地拥吻,就在这灵神交融最完美的一刻,我又再一次缓缓在女神体内注入我能泄出的所有精液,当我射精的时候,她的肉壁像欢呼似的作出痉挛抽搐,她正在努力吸吮我的精液,我被她包含得如痴如醉,就在这最完美一刻晕死过去。

  到我醒来的时候,已是翌朝中午过后,房内一室温暖,但却只有我一个,那种冷暖的温差,令我禁不住有一丝的失落。

  穿好衣服出厅,全叔已在恭候着我,并已为我准备丰富的早餐。

  我问他黄生与夫人在哪儿,他回我二人今早和友人约了出海,现在应已在游艇上了。

  我问他约了谁,他没有回答我,我知我失言了,准备告辞,这时全叔给回我手机,你说今早未经我同意拿了我手机检查,希望我可见谅,这点我当然理解。

  南柯一梦结束,离开别墅回到现实,一切如常上班下班,而就在这个梦一样的晚上的一星期后,大事发生了,那天在花园的某些摄录片段,不知为何流出来了,在互联网满天飞,我第一时间找来看,片段中应该是我去别墅之前的影像,片中只有一男一女一狗,没有我的存在,幸好这样,否则我就麻烦了。

  这事做成极大的轰动,「国泰集团太子妃无上妆开趴」闹得满城风雨,甚至有传太子地位因此而不稳,商业王国内部出现政变等等,总之新闻无日无之。

  记者第一时间找到王处妃,问她是否片中人,王处妃表现出一贯的风范与仪态说:「那不是我,既然不是我,就没有什幺可发表了,此事已交由律师处理,谢谢。」之后就没人找到王处妃了。

  国泰黄家始终是万人景仰的超势力家族,传媒方面不用一星期就被摆平了,所有传媒都突然间不再提起此事,当然,在民间互联网的疯传,这点就算有超级势力也无补于事。

  不过人是善忘的,不到一月,这旧闻就被新的新闻所取替,无人再公开提起了。

  此事的一个月,我在总公司的会议上再一次见到王处妃,她和从前一贯的雍容尔雅仪态万千,像什幺也没发生过似的大方从容,在场如常的和几个最高层寒暄,然后派慰劳美点,最后她将官燕递给我时,表现出和惯常无异的大方得体的微笑。

  我的心碎了。

  在这个月以来,我以为我身份至少是「女神用来消遣的其中一件玩具」,然而这个和那次升降机里一模一样的笑容,将我的身份打回「公司三万员工之中其中一个普通职员」,这个和我做过五次爱的女神、让我在她体内射精的女王、喝过我的尿的公司太子妃,说过为我生个女儿的梦中情人,没有将我留在她的记忆之中。

  一个人到底可以有多少面目,一个谜到底可以有多少个答案,我好想知道,但我很清楚,我没有资格去知道。

  随着一场举世震惊的豪门闹剧终结,我的女神之梦也随之结束。

  字节数:1664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