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余饭后石头记

时间:2020-10-19 06:00:02

1
  「石头,外面要下雨了,快到学校去给你姐送伞。」妈妈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知道了!」我不情愿的从炕上爬了起来,午睡的余韵仍然在我的身体里没有消失。我用力的揉揉眼睛,然后从柜子里翻出了两把雨伞,我仔细看了看,一把是完好的,另一把上面有个窟窿,我想了想,将那把有窟窿的夹在腋下,拿着另一把走了出去。
  雨下的很大,虽然是夏天,但下雨的时候还是感觉有点凉,我哆嗦了一下,然后走出了家门,向着学校的方向走去。我的母亲在我出生不久就离开了人世,父亲在我一岁时找了我现在的母亲,我继母来的时候就给我带来了一个姐姐,到我十岁的时候父亲一命呜呼,我继母又给我找了个继父。
  继父是个知识分子,在城里工作,人很老实,对我同姐姐都很好。继母人还可以,有着农村女性的自然美,说话直爽。继母对我也不错,记得小时候继母走是对我开玩笑的说,等我长大后把姐姐嫁给我做老婆,我当时不知道老婆是什幺意思,去问爸爸,爸爸说老婆是老虎,从此我对姐姐就开始有了敌意,很怕自己长大。
  我并不是真的叫石头,只是有时候我脾气比较倔,经常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再加上我随生父姓石,于是继母就乾脆叫我石头了,我也没有反对,当时在镇子里叫石头的只有我一个,所以我还是很自豪的。
  「哎吆!」只顾想自己的了,没有看路,摔了一下,我连忙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泥,谁知道越拍越脏,我气得狠狠的扯了衣服一下。不一会就到了学校了,这是我们镇的唯一的学校,是乡亲们集资盖的,老师从城里请来的,我今年在这所学校上初三,姐姐呢上高三了,整整大我一年。因为我把老师打了,所以正在家里反省,虽然我脾气差了点,但是我学习成绩不差。
  我站在门口的树下,不一会就看见姐姐同几个女同学一起出来了,姐姐今年十七岁,人很文静,承受力强,受继母的影响姐姐也是性格很直爽,但是不失女性温柔,大概是受了教育的原因。
  几个女同学因为有人接所以各自走了,我看她们走散了才走了过去。姐姐看见了我,脸一红,然后笑了,我没有说话,将那把破伞递给了姐姐。
  姐姐接过了伞没有说什幺,打起了伞同我一起往回去的路上走。以前即使我再不喜欢姐姐,她却是十分的喜欢我,即使我再生气她也是有说有笑的逗我玩,可是最近不知道怎幺了,姐姐一看见我就会脸红,在家里也是这样,有时候还偷着同继母一起笑,真不知道她们在做什幺。
  雨下的越来越大,姐姐伞上有窟窿,所以衣服被淋湿了一大块,但是她没有在意,只顾走自己的了。我虽然对姐姐存有敌意,但她毕竟是我姐姐,我一把抢过她的伞然后扔在地里,把自己的伞举得高高的,然后把姐姐拉到了我的伞下,姐姐先是一楞后来低着同我一起走。
  「你这里怎幺弄的?」姐姐忽然问,吓了我一跳。
  「来的时候磕倒了,弄上了泥。」
  「哦!」姐姐说完,从口袋里拿出手帕然后伸手在伞外面把手帕淋湿,轻轻的擦着我衣服上的泥。
  我很吃惊,因为第一次姐姐离我这幺近,我不禁问,「你…你将来会不会变老虎?」
  「什幺?老虎?」姐姐擡头看着我,我把害怕她的原因同她讲了,她听完先是一楞,后来大声的笑了,我也同她一起笑了,就是这幺一件小事,让我对姐姐消除了敌意。
  回到家里,继母已经把饭准备好了,「淋湿了吧,快去换衣服,然后下来吃饭。」继母一边摆碗筷一边说。
  我们分别回到了各自的房间换衣服,我很快就换好了,然后走到外面,「去看看你姐姐,让她下来吃饭。」我哎了一声,走到姐姐的小房间,「吃饭了。」我一推门闯了进去。
  进去才发现,姐姐在那里没有换好衣服,我还没有看过女孩子的裸体,姐姐光着上身,站在那里,正在找衣服,白白的胸脯,显得十分的丰满,大大的乳房上是两颗粉红的乳头,我站在那里看呆了。姐姐一看到我,立刻双手遮住胸脯,一动不动的看着我,我们就这样互相看着。
  「还吃饭吗?」继母的声音传来。
  「哦…哦~~就来!」我应了一声,跑了出去,心里不知道为什幺扑通的的跳。吃饭的时候,妈妈和我有说有笑,我虽然表面在笑,心里却一直在想着刚才的事情。我偷眼看了看姐姐,发现她也在看我,我们的眼光一碰,她立刻转了过去。我也假装没有看见的样子。
  吃完了饭,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脑子里想的全是姐姐的美丽胸部,不自觉的阴茎就硬了起来。我伸手摸着自己的龟头,轻轻的用指甲在上面划动着。我双手握住阴茎揉搓着,忽然一阵强烈的快感从阴茎上传来,一股热热的精液喷在了裤子上还有手上,我停止了动作,感受着那奇妙的感觉。
  我感到一阵睡意,于是昏昏沈沈的睡了过去。到了夜里,我被尿憋了起来,我穿上鞋,去厕所里,撒尿。回来的时候,路过姐姐的房间,我站住了,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我轻轻的推开了姐姐的房间的门。里面很黑,我站在门口适应了一会,慢慢的看清楚了东西,然后摸到了姐姐的床前蹲了下来。
  姐姐特有的呼吸声传到了我的耳里,我的阴茎居然硬了起来,真想不到,以前令我害怕的姐姐居然引起了我的性慾。我蹲了下来,慾望战胜了我的理智,我的手伸向姐姐的胸脯。姐姐睡觉的时候穿着白色的背心,我彷彿看见了姐姐翘起的乳头,我的下腹好像有一团火在烧一样。
  我的手隔着姐姐薄薄的背心摸着她丰满的乳房,有点发抖。我慢慢的站了起来,再也忍受不了了,我趴在了姐姐的身上。
  「谁?」姐姐被我压醒了。
  「是…是……我!!」我紧张的说。
  姐姐没有反抗,「我知道你会来的。」姐姐说着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我低下了头,吻住了姐姐的嘴唇。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接吻,互相都很紧张,牙齿几次都碰在了一起。我把舌头伸进了姐姐的嘴里,同姐姐的舌头搅在一起。我勃起的阴茎隔着内裤不时的擦着姐姐的下体,我的手终于伸进了姐姐的背心,摸着我向往的乳房,大拇指玩弄着已经有点硬的乳头。我的嘴唇在姐姐的脖子上吻着,姐姐仰着头,嘴里发出微微的呻吟。
  我含住了姐姐粉红的乳头,贪婪的吮吸着,久久没有放开。我的舌尖同姐姐的乳尖轻轻的摩擦着,姐姐的手紧紧的搂着我的腰,呼出的热气喷到了我的脖子上,我的腿紧紧的夹着姐姐的腿,勃起的阴茎顶着姐姐大腿上软软的肌肉,感觉很舒服,我一松一紧的夹着姐姐的腿,姐姐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冲动。
  「石头,你…。你想要姐姐吗?」姐姐在我的耳边说着,我拚命的点头,姐姐犹豫了片刻,慢慢的叉开了双腿。我的嘴唇顺着姐姐光滑而又带有少女体香的小腹滑到了姐姐的跨上,我双手抓着姐姐内裤的两边轻轻的拉了下来,肉香冲昏了我的头,我趴在姐姐双腿之间用力的呼吸着。
  姐姐的手在我头上用力的按着,我的舌头在姐姐的体内舔着,我用力的吮吸着阴道分泌出的液体,嘴里发出了「滋滋」的声响。姐姐虽然身在农村,但是很注意卫生,所以洁白的阴部没有任何的异味。
  我又重新吻上了姐姐的嘴唇,同时双手住着阴茎在姐姐的阴部乱撞,虽然没有完全进入,但是龟头同姐姐的阴唇的摩擦以及同阴部柔软的肌肉的碰撞已经使我全身的汗毛孔都敞开了,真的很舒服。
  「真是个石头。」姐姐说着,伸手抓住还在乱撞的阴茎拉到了一个散发着奇异美丽的洞口,然后轻轻的拍了我的屁股,我用力的一顶,「啊~~」姐姐叫出了声,她立刻自己摀住了嘴。柔软,潮湿,润滑的感觉从我的阴茎上传来,我趴在姐姐的身上一动不动的感受着这分快感。
  慢慢的我开始按照三级片里的动作慢慢的晃动着,姐姐的身体一阵的哆嗦,嘴唇几乎被咬出了血。「疼吗?」我擦着姐姐脸上的汗水问,姐姐摇了摇头,身体随着我抽动的频率慢慢的挺动着,渐渐的姐姐的速度开始加快,酸,麻,痒的感觉使我用力的将阴茎刺进了姐姐的深处。
  「石头~~~~石头~~~~」姐姐轻轻的喊着我的名字,摇肢晃动着,我舒服的已经答不上话了,只是用力的抽插着,随着我的速度的加快,我的快感传遍了全身,姐姐的速度也变的很快,我们的床摇得「吱吱」响,开始的时候我们还不敢动作,但是现在我们什幺也不顾了。
  姐姐的腿用力的一伸,身体的肌肉忽然僵硬起来,把压在她身上的我撑了起来,然后姐姐就不动了,这时我的快感到了极点,终于射出了浓浓的精液。射完后,我趴在姐姐的身上喘着气,姐姐左胳臂放在双眼上,胸部上下起伏着。
  终于我们慢慢的平息了,我躺在姐姐的身边,摸着她的乳头,姐姐则用手指摸着我湿湿粘粘的阴茎,然后拿过洁白的背心替我清理乾净上面的精液。
  「好了,石头,快过去睡觉吧,明天我也要上学去了。」姐姐温柔的说。
  我依依不舍的从姐姐的床上爬了起来,穿上了鞋。「我走了。」说完,我猛的又吻上了姐姐的嘴唇,姐姐任我胡来,我吻了好一会,才松开嘴唇,然后轻轻的跑到了自己的房间去睡觉了。
  「石头,快起来了,今天你要去上学了。」妈妈大声的招呼我,我懒洋洋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当我洗脸后,姐姐已经在饭桌旁了。「石头,记住,不要再打架了。」妈妈端来了馒头和鹹菜。姐姐静静的坐在我对面,一言不发的吃着饭,好像昨天什幺也没有发生一样。我一边吃饭一边听妈妈的唠叨。
  「过几天你爸爸说要送你去市里念书,你脑袋挺灵的,不要在这个小地方,学不出什幺名堂。」妈妈说。
  「去城里?那就我一个人吗?」我连忙问。
  「你姐姐就要毕业了,她会和你一起去,除了照顾你,顺便找找工作。」妈妈说。
  「姐姐学习很好,可以考大学啊。」我说。
  「女孩子,考大学什幺用啊,你爸爸在有几个月就调回镇里了,所以趁现在还在市里就赶紧把你安排过去。到了后你要好好学,别只顾玩。」
  吃完早饭后,我同姐姐一起去上学,「石头,过几天去城里了,你说我去合适吗?」姐姐问。
  「怎幺不合适啊,你是我姐姐,当然去照顾我了。」我连忙说。
  「你真当我作姐姐吗?」姐姐踢着一小石头问。
  「姐姐,我以后要你做我老婆。」说着我在姐姐脸上亲了一口。
  「讨厌,大白天让别人看见。」姐姐擦了擦脸说。
  我们一路说笑着就来到了学校,一进教室,所有的学生都看着我,谁也不说话,我也没有做声,一声不响的坐在自己的坐位上,随便拿出了几本书扔在桌子上,然后趴在桌子上打盹。忽然我的凳子一晃,我差点躺在地上,我一看,原来是我的同桌来了,我同桌是个胖子,人很老实,学习很用功,但是成绩就是怎幺学也上不去,在班里我同他关系最好。
  「胖子,怎幺又来晚了?」我说。
  「你怎幺来了。」他吃惊的看着我。
  「反省时间已经过了,我当然来上课了。」我说。
  他哦了一声,然后开始收拾东西。
  反正还有几天我就要离开这个破学校了,所以我根本没有心思听课,一心想着昨天晚上同姐姐一起的情景,一想到这里,我的大肉棒就开始硬了起来。
  「老师,我要去厕所。」我站起来说。
  「就你事多,快去快回。」老师说,
  我立刻跑了出去,才第一节课,我就不想上了。我慢悠悠的走进了厕所,拿出我那条膨胀得不得了的肉棒出来活动一下,然后开始「放水」。忽然我发现墙上有一个小洞,隔壁就是女厕所,正好。我看了看左右,现在还是上课时间,没有人来,我可以看看女厕所是什幺样子。
  当我凑到洞口的时候,我发现对面也有一个黑溜溜的眼睛在看我,「啊!」我吓了一跳,立刻从厕所里跑了出来,是什幺人呢?我想着,躲到厕所的后面。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我发现女厕所的门口有人在左右的看,不一会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啊,是她?
  从女厕所走出来的是我们校长的丫头,和我是一届,不过她在我隔壁班,难道是她偷看,看她的样子应该没错。那个丫头长的一般,但是皮肤很水灵,才十六岁,大概总是吃好东西,她的胸比一般人要大出很多,走起路来上下的跳动。头发扎成一个马尾,平时看起来很文静,没有想到居然偷看我。我越想越生气,总有一天我要好好的「干」她一次。
  当我回到教室里时已经下课了,由于我们学校是这个小镇上仅有的学校,所有初中高中,小学,幼儿园都在一起,我们的教师住在最后面的一栋房子里。说是个镇子,实际上就比村子大点,所有的房子,最高的楼才六层,是政府的办公地方,我每次都喜欢爬上树梢看着那高高的大楼。小镇上只有一条街道,出了街道不远就是成片的农田,我的家就在农田中间。
  终于熬到了放学的时候,中午休息的时间有三个小时,我跑到了前面的教室去找姐姐,「有什幺可逞能的啊,不就是学习成绩好吗?了不起啊。」我才到姐姐的教室就听到有人在吵架,我仔细一看,一个个头中等的男生,拿着粉笔在黑板上乱画,嘴里还骂着,姐姐坐在座位上脸色阴沈,很不高兴的样子。
  我向黑板上一看,黑板上画着奇怪的人,旁边写着字,我再一看字,居然是我姐姐的名字,「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冒充正宗吗?」那个男生还在骂,我认出了那个男生,是校长的儿子,同我姐姐一个班,平时不很听课,所以学习成绩一般。
  「姐!」我招呼了一声。
  姐姐看见我在门口立刻走了出来,「石头,走,回去吃饭。」说着拉着我的手就往外面走。
  「姐,他欺负你。」我指着那男生说。
  姐姐没有回答,「是我又怎幺样?」讨厌的男生已经回答了。我没有理他,而是走到外面捡了一块砖。然后我拿着砖就进了教室。
  「啪!」的一声,我把砖砸在了校长儿子的头上,那家伙倒在地上,抱着头来回的翻滚。「我操你妈,再欺负我姐,我让你鸡巴朝上。」我骂道,周围的学生轰的散开了,姐姐一看事情闹大了立刻拉着我的手跑出了学校。
  「石头,你又惹事了,你知道他是谁吗?」姐姐说。
  「知道,校长的儿子,反正我们要去别的学校了,我才不管呢。」我的牛脾气上来了。
  「你呀,也不用拿砖头砸他啊。」姐姐帮我擦掉手上的灰尘。
  我们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拉着姐姐的手一直也没有松开,姐姐也没有松开的意思,我们慢慢的走着,「姐,到了城里,你会不会嫁人啊。」我说。
  「不会,姐姐会一直照顾你。」姐姐红着脸低声的说。我嘿嘿的笑了,到了家门口,我们松开了手
  2
  「石头,下午你爸爸会回来帮你同你姐姐去办理退学手续,你同你姐姐在家里收拾一下,后天就送你们去城里。」吃饭的时候妈妈说。
  「这幺快啊!」我问。
  「现在刚刚开学不久,到城里正好是新的学期,而且是从高中开始。」妈妈说。
  「什幺?我初三还没有读完就叫我读高中?」我问。
  「是的,所以你去了一定要好好的学习啊。」妈妈给我夹了一快肉说。
  「妈,爸爸什幺时候调回来?」姐姐问。
  「就这几天了,你爸爸帮你在高三也找好了,你去了好好的读半年,把高中毕业证拿到了,就可以去找工作了,顺便照顾好你弟弟。」妈妈给姐姐盛了一碗饭说。
  「好的,那下午我就不去学校了,同弟弟一起收拾东西。」
  「也好,我下午去给你们买些东西,顺便去你叔叔家,你们如果收拾好了,就去看一下南门外咱家承包的果园,葡萄快熟了,不要让小孩儿偷。」妈妈说。
  吃完饭后,我同姐姐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东西,也没多少的东西。
  我趁人不注意,把自己抽屉里的一个纸包放进了自己的一些书里,然后装进了箱子。
  那个纸包里装着几片药,上次我同同桌胖子一起去玩的时候,发现药店在搬家,老板正要扔一些药,后来被一个养猪的要了一部分,我问老板是什幺东西,老板说那是春药,猪不愿意配种,就给它们吃点,我发现很有意思,就要了一些回来。
  「石头?你收拾完了吗?」姐姐在外面招呼道。
  「我差不多了,你呢?」我问。
  「我已经收拾好了。」姐姐说着走进了我的房间,姐姐换了一件花格子的衣服,衣服可能是有点小了,姐姐那丰满的胸脯高高的鼓起。
  「看什幺看啊。」姐姐见我一直盯着她的胸,于是生气的说。
  「姐姐好看啊。」我说,正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了摩托车的声音。
  「爸爸回来了。」姐姐说。
  我们一起走出了门,爸爸正在那里停车。
  「爸爸!」我和姐姐一起招呼了一声。
  「哎!」爸爸答应了一声,然后把头盔挂在车上走进了屋里。
  「回来了,吃饭了吗?」妈妈擦了擦手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吃过了,给我弄点水,我洗洗脸。」爸爸摘下眼镜说。
  妈妈去弄水了,爸爸走进了房间里,我和姐姐一起上了楼,回到我的房间,「姐姐,你说城里是不是也同咱这里差不多啊。」我问。
  「不,我听同学说,城里的楼又多又高,那的人很时髦,咱们不敢穿的衣服他们当成宝。」姐姐说。
  「城里人真是奇怪。」我说。
  忽然我听见了一阵奇怪的喘息声,姐姐也听见了。
  「什幺声音?」姐姐问。
  「不知道,下去看看吧。」
  于是我同姐姐走下楼,「好像是从爸爸的房间里传出来的。」
  我说着同姐姐一起走到了爸爸的房间,我们从门缝一看,姐姐立刻扭过头,我则高兴的看着,原来爸爸妈妈在床上做爱,妈妈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的擡起,爸爸跪在妈妈的后面正前后的动着。
  我看得正有趣,姐姐一拉我的衣服,我只有同姐姐一起走出了家。
  「看什幺看啊。」姐姐说。
  「嘿,姐姐我不用看,我们都做过了。」我嬉皮笑脸的说,姐姐脸一红。
  「走吧,去咱的果园看看。」姐姐说完,拉着我的手向果园跑去。
  我家的果园有几十亩,很大,里面种了葡萄,苹果,梨,现在是九月份了,水果基本上已经快熟了,村里的小孩很烦人,总是趁我们不注意来偷。所以,每个星期我们总要在果园住上几天。
  我们才到果园,就看见几个矮小的身影拿着篮子在我家的果园附近来回的溜达,看见我同姐姐走了过来,他们立刻跑开了。
  「张大爷!」
  我同姐姐走到了果园里的窝棚。
  「里面没人啊。」我说。
  「张大爷这两天家里有事情,不然妈为啥让咱俩来呢。」姐姐说。
  「怎幺把狗也带走了啊。」我说。
  姐姐看了看周围,然后绕着窝棚走了一圈。
  「走,到里面转转。」姐姐对我说。
  「好吧。」
  我虽然有点累,可是还是站了起来,同姐姐一起向果园深处走去,张大爷是我妈请来帮忙看果园的,人都60多了,家里还可以,人退休了闲着没有事做,所以带着自家的狗来帮我们看管果园。
  这几天天旱,所以果园里的机电井总是开着,不止我们自家要用,其他的人家也要用,所以在很远处就可以听见「轰轰~」的声音。
  我们顺着声音走到了中间的井,清凉的地下水从井里源源不断的抽了上来。
  姐姐同我坐在井边,喝了几口水,我捧了一些水扬在了姐姐身上,姐姐也同样往我身上扬水,我的衣服都被水打湿了。
  「别闹了,石头。」姐姐一边挡着我扬过来的水一边说。
  我不再扬水了,目光盯着姐姐的胸,刚才的水打湿了姐姐的衣服,两颗粉红色的乳头时隐时现的,姐姐在擦着头上的水珠,我走上前,猛的抱住了姐姐。
  「石头,干什幺啊。」
  姐姐挣扎,但是我的嘴唇已经吻上了姐姐的嘴唇,姐姐的嘴唇是那幺的圆润饱满,我肆意的吮吸着。
  姐姐的手环抱着我的脖子,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搅动着,我抱着姐姐慢慢的挪到了一棵树旁,姐姐靠在了树上。
  我的手隔着衣服轻轻的抚摩着姐姐的乳房。
  隔着衣服摸就是不舒服,我开始解开姐姐胸前的扣子。
  姐姐紧紧的抓着,我拉着姐姐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我的下体已经充分的勃起了,我终于解开了姐姐的衣服。
  我伸手抓住了一个乳头,然后含住了另外一颗,我的舌头不断的来回舔着,舌尖同姐姐的乳尖摩擦的感觉真的很爽。
  我蹲了下来,开始解开姐姐的裤子,姐姐这次没有阻拦我,我顺利的解下了姐姐的腰带,然后双手一拉,姐姐黑色的裤子同洁白的内裤被我拉了下来。
  没有瑕疵的阴部展现在我的面前,上次是在黑暗中同姐姐作爱,但是这次不一样了,我可以好好的看看姐姐洁白的阴部。
  姐姐的阴户就像一个白白的馒头,上面一条小缝,真的很白,上面连一根毛都没有,但我的手指扒开两片嫩肉的时候,姐姐身体一阵的哆嗦,喉咙深处发出了自然的呻吟。
  我拨弄着姐姐阴户上面的粉红小肉芽,一阵的拨弄后它变得更加的红润更加的坚硬,肉芽下面是一条肉缝,同样是洁白的,从里面微微的流出了一些液体。
  看着姐姐洁白的阴部,我不由的伸出了舌头舔了起来。
  姐姐的身体好像站不住似的,我双手抓住了姐姐乳房,用力的拉着,舌头拨弄着姐姐可爱的红肉芽,不时的用牙齿咬着,我用嘴唇吮吸着姐姐的嫩肉以及肉缝,一股带有鹹味的液体被我喝了下去。
  姐姐双手紧紧的扣着树,双腿不由的夹紧了许多,漂亮的脸上流露出了少许淫荡的表情。
  我索性将姐姐的腿搬了起来放在我的肩膀上,双手托住姐姐的臀部,姐姐就被我顶在树上。
  我的舌头更加深入姐姐的体内,我的嘴唇在姐姐的阴道口处肆意的吮吸,在吮吸的间歇舌头就用力的舔着姐姐的阴道壁。
  我舔了有一会了,瘦弱的身体支援不了多长时间,我慢慢的放下了姐姐,但我拉出舌头的一瞬间,姐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随即紧绷的肌肉开始慢慢的放松了。
  我站了起来,吮吸着姐姐的乳头,姐姐的手则轻轻的摸着我的龟头,我故意一前一后的动着,姐姐的手用力的一捏。
  「啊!」我痛得叫了出来。
  「疼吗?」姐姐问。
  「当然疼。」我答道。
  「叫你不老实。」姐姐说着用指甲轻轻的刮弄我的睪丸,我的睪丸一下子变得紧绷了。
  「你的东西真像块石头。」姐姐说。
  「当然了,我就叫石头,我的这东西当然像石头了。」我说。
  姐姐蹲下身体仔细看着我红得发亮的龟头,手指摸着又粗又硬又长的茎身,忽然姐姐轻启朱唇,将我的龟头纳入了口里。
  我防不胜防,快感立即飞上了我的心头,姐姐吮吸着龟头发出了「滋滋」的声响,唾液从嘴角流了出来,我伸手过去替姐姐擦拭着。
  姐姐双手在我的睪丸上不住的搔动,阴茎的快感同睪丸的麻痒交织着,这是一种不同于以前的快感,姐姐吐出了我的阴茎,小巧的舌头开始上下舔着我的茎身,顺着我阴茎上的突起的血管从龟头舔到了睪丸,然后又从睪丸用力的抵着我的阴茎上升到龟头,然后用将龟头含进了嘴里。
  我双手用力的按住姐姐的头,龟头用力的插进了姐姐喉咙的深处,姐姐的舌根阻挡住了我前进的道路,我只好慢慢的抽出,然后再用力的插入。我受不了这刺激,倒在了地上。我躺在地上把姐姐拉到了我的身边继续为我吮吸,我的双手再度分开姐姐洁白的阴户卖力的舔了起来。
  我们就在离井不远的地方嬉戏着,姐姐的舌头的力度逐渐的变小,我开始用力的冲击着姐姐的喉咙,姐姐的牙齿不时的划过我的阴茎,使我产生了疼痛的快感。
  我的嘴唇更加用力吮吸,终于我的快感到了顶峰,我射出了滚烫的精液在姐姐的嘴里,姐姐想让我把精液射在地上,但是我用力的夹着姐姐的头,姐姐无法吐出我的阴茎。
  而此时姐姐的阴道在一阵收缩后,一股液体冲进了我的嘴里。
  我们一起达到了高潮,我们69式的躺了好长时间,然后慢慢的爬了起来,姐姐立刻跑到了井旁边,喝了两口水,然后漱了漱口,把我的精液吐了出来,而我却没有,我将姐姐分泌出来的液体全部的喝了下去,然后我们穿好了衣服。
  姐姐走到我身边,替我清理以下肩头以及身上的土,我也拍乾净姐姐身上的杂物,姐姐忽然吻着我的嘴唇,舌头用力搅动着我的舌头,然后又慢慢的松开了嘴唇。
  「姐姐,做什幺啊?」我问。
  「替你清理一下嘴唇啊。」姐姐笑着说。
  我同姐姐又在树林里转了片刻才慢慢的向家里走了回去。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将近三点多了,爸爸同妈妈还躺在床上睡觉,我只好同姐姐在自己的房间检查一下有什幺东西落下没有。
  我的东西基本上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衣服也没有几件,妈妈说旧衣服就不要带去了,因为城里的衣服样式多又好看。
  我再次检查了自己包里的那神秘的药丸,然后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奔姐姐的房间去了。
  「都差不多了吧。」我问。
  「差不多了,就是我养的几条鱼没有办法拿走了。」姐姐说着拿起了窗台上的鱼缸。
  「在家里养着就不要拿了,妈妈他们会帮助你照顾的。」我说。
  「也只有这样了。」姐姐把鱼缸放回了原位。
  楼下传来了一阵声音,看来爸爸妈妈起床了,我们假装什幺也没有看见然后走了下去。
  「都收拾好了吗?」爸爸问。
  「好了。」我回答。
  「燕子,你同我去买点肉菜之类的,今天好做饭。」妈妈对姐姐说。
  姐姐点了点头,然后同妈妈走了出去。
  爸爸收拾了一下,然后拿起了头盔,「石头,我去教育局把你的学籍给你转过去,你要不要去?」
  「我就不去了,我想回学校去看看。」我说。
  爸爸的车走远了,我锁上大门走了出去,现在好了,轻松了,我一路小跑着就到了学校,反正也不是很远。
  当我走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三点四十了,两节课上完了,有的班级已经放学了,我才走进学校就听见有人喊我。
  「石头,石头。」
  我回头一看,我的天,是校长的女儿,那个胸大无脑的马天娜,就是在厕所偷窥的那个。
  「什幺事啊?」我问。
  「走……到外面去说。」她拉着我走到了学校外面,往学校后面的树林里走去。
  「有什幺事就说吧。」我说。
  「好了,我要你帮我个忙。」她看了看四周没有人,然后说。
  「什幺忙?」我问。
  她诡异的笑了笑,「我今天在你家的果园里看见了你同一个人在………」
  她这幺一说,我一阵紧张,今天中午我同姐姐在果圆里的事情被她知道了。
  「那你要怎幺样才可以给我保守秘密。」我说。
  「很简单,你………你给我舔一舔。」说完,她自己脱下了裤子。
  「什幺?」我说。
  「快啊,你不怕我把你的事情传出去。」
  她威胁我,我只好蹲了下来,然后撩开了她的裤子,我还没有舔就闻到了她阴部的骚臭味,但是我还是忍着,用舌头象征的动了两下。
  「啊~~啊~~」我才动两下她就舒服得大叫起来,立刻又分泌出了很多液体,我差点吐了。
  我双手分开她的阴唇,她的阴部颜色发黑,在阴唇上两侧还有一些毛,卷卷的。我分开她的阴唇,看着她的阴道口,颜色是很暗,一点也不如姐姐的好看,而且还发出阵阵难闻的气味。
  「你怎幺不舔啊。」她命令道。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我站了起来。
  「我给你玩更舒服的怎幺样?」我说。
  「那还等啥,快啊。」她双手抓住我的手说。
  「不过,你得把你的衣服脱下来。」我说。
  还没有等我说完,她已经把衣服脱光,只穿着一件红色的背心,两个大大的乳房把背心撑的鼓鼓的,两颗乳头更是像葡萄一样突起。
  我撩起她的背心,然后双手玩弄着她大大的乳房,用力的揉捏着。
  「啊~~~啊~~~好舒服~~~」她嘴里嘟囔着。
  我咬住了她一颗乳头,用力的吮吸着,我的手在她的阴部玩弄着,她的水流出了很多,我的两根手指一起插进了她的阴道,奇怪他居然没有痛楚。
  「你没有处女膜吗?」我松开她的乳头问。
  「你说里面的那层吗?」她说,「我小时候学骑车的时候给弄破了,当时出了好多血呢。问这个做什幺啊,快吸吧。」
  她又把乳头塞进了嘴里。
  既然没有了处女膜,那我就不同你客气了。
  「我再给你玩最舒服的。」我说。
  「好啊。」她高兴的说。
  「把你的两腿叉开。」
  她叉开了双腿。
  「再开大一点。」我说。
  她又分开了一些。
  「自己把你的那东西分开一点。」我说。
  她顺从的双手分开自己的阴唇,露出了黑黑的洞口,我拿出了阴茎,在她面前晃着。
  「什幺玩意啊,真难看。」她说着向我阴茎上吐了一口口水。
  「不喜欢,要想舒服就靠它呢。」
  我说着,靠近她的身体,双手扶着阴茎,在她的阴部蹭了点里面流出的水,然后对准她的阴道用力的一顶。
  「啊~~~~~~~~~~」
  她叫出了声音,我立刻按住她的嘴。
  「叫啥叫。等会有你舒服的。」我开始了抽动。
  3
  「这是怎幺弄的啊?」姐姐指着我手上的一处新增的伤痕问。
  「我不小心在树上划的。」我立刻摀住自己的伤口。
  昨天在树林里我简直是在受刑,那马大小姐的慾望真是无底洞,我同她做了两个小时多,直到太阳下山后我才回到家里,我的胳膊也是她在高潮后给我的「纪念品」。那种女人怎幺能同我温柔无比的姐姐相提并论呢,想到这里我不禁侧头看着姐姐。
  路边的树在飞快的向后退,我们已经离开那小镇几个小时了,很快就会到城里了,爸爸同妈妈坐在车的前面,车由爸爸开着,我们的车后面还有一辆车,后面车里装的是一些家具等,妈妈说等把我同姐姐安顿好之后就同爸爸去爸爸的宿舍,等明天爸爸的调职报告出来后一起回家。
  很快车就进了城里,姐姐很快就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了,「石头你快看,那楼真高啊!」姐姐指着窗外的高楼大厦同我说。
  「哦!」我的目光都停留在姐姐高耸的胸上了哪有心思看其他的东西啊。车子在市里街上转了几个圈后在一个小区停下了,爸爸走下了车。
  「老张,来了。」一个梳着后背头的中年人从旁边的一栋楼里走了出来同爸爸打招呼。
  「哈哈………老李,是啊,子女的未来不能有差错啊。石头,过来,叫李叔叔!」爸爸招呼我道,我立刻从车里走了出来。
  「李叔叔!」我说。
  「好,小伙子不错,一看就将来就是干大事业的。」他看了看车上的妈妈同姐姐,「那是嫂子同侄女吧。」
  这个家伙真是不客气这幺快就忙着认亲了。爸爸同那个李叔叔寒暄着,一会李叔叔拿出电话找人过来帮忙。
  不一会就有一辆车停在外面,很快车上下来了五六格中年人,在李叔叔同我爸爸的指挥下将我们的东西般到了小区中间的一栋楼的一个房间,房间在十楼,好在有电梯,不然每天这样爬不知道会累成什幺样子。所谓人多好办事,很快东西就安排好了,又来了几个干部模样的人同爸爸在一起聊开了。
  「石头,等会找一件像样的衣服,我带你出去吃饭。」爸爸说。
  「那妈妈同姐姐呢?」我问。
  「你妈妈同你姐姐去你姑妈那里。」爸爸说。
  听爸爸这幺说,我才想起来了,我在城里是有一个姑妈,是我爸爸的表妹,八秆子才打着的亲戚。
  在妈妈同姐姐的帮助下我才穿好了一件还可以的衣服,然后跟着爸爸上了出租车。
  「爸爸,就我们俩吃吗?」我问。
  「当然不是了,是爸爸的老朋友,以后还用的着他们呢,今天正好一起吃,可以叙旧。」爸爸说。
  车在一家饭店门口停了下来,我走出车门擡头一看,好高的楼啊,爸爸带着我走了进去。
  一走进门就有一个中年人向我们迎来,「啊!张局,怎幺现在才来啊?」
  「才忙完啊,大家都到齐了吗?」爸爸问。
  「都齐了,就等您了。」他说着带着爸爸同我一起走进了电梯。
  「这就是张局的公子吧!」他一脸讨好的问。
  「是啊,这是你白叔。」爸爸冲我说。
  「白叔!」我招呼了一声。
  「这是给你的。」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包裹。
  「还不谢谢叔叔!」爸爸拍了我的头。
  「谢谢叔叔!!」我接过了那包东西,看都没看就放进了口袋里。
  电梯在十八楼停了下来,我们走出电梯的时候,我看见正对面的门上写着几个字「赏鹤轩」。
  我们走进过了长长的走廊,然后走进了包厢,当我们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人。
  「老张,就等你了,来来来,罚酒三杯!」一个又矮又胖的家伙,头发只剩那幺一点了。
  「我说老贾,你知道我的酒量啊,我有是来三杯今天可就回不了家了。」爸爸说着走到了一个空座位坐了下来。
  「石头,过来给你叔叔伯伯吗问好!」爸爸把我拉了过来。
  「这就是张局的公子?」一个中年女人说,她的脸圆圆的,显得很和蔼,眼睛下面有点发黑,她拉着我的手,把我拉到了她身边的座位。
  我坐下后才大量这一屋子的人,大概有七个人,一共两女五男,除了帮我们搬家的那个李叔叔还有几个,有4个穿制服的。
  「这个是你贾叔叔,在市政府工作。」爸爸指着刚才说话的那个秃头,「这是你辛姨,在教育部门,还有……」爸爸招呼来招呼去给我介绍。
  我只是对那两个女的有好感,除了坐在我旁边的辛姨,还有另衣个是在我对面的,在工商工作的白姐,看样子她的年纪只是比我姐姐大一点而已。
  「老张,你这次回镇里工作可真是好运气啊,以后你不要忘了老朋友啊。」一个瘦瘦的人说,他在检查院工作,是爸爸的同学。
  「什幺啊,到镇里又小,又没势力,好什幺好啊。」爸爸说这喝了一口水,然后叨了一口菜。
  「你客气了,老张!谁不知道你那个镇是省里重点开发的城镇,资源丰富,到时候资金都的向你那里投啊!」贾叔叔说。
  我现在才稍微了解一点儿我这个继父,我还以为他在城里真是一个普通的文员,哪想到爸爸这幺吃得开。
  「石头,你今年十几了?」辛姨问。
  「我十六了阿姨!」我说。
  「以后如果学校有什幺事情就找阿姨!」她说。
  「谢谢阿姨!」我假装很高兴的说。
  其实大人喝酒我没有什幺兴趣,我现在就是想同姐姐在一起。不一会那个在工商工作的白姐也走了过来,同我们聊天,一直到了下午两点多,爸爸才带着我回到家里。
  到家后姐姐同妈妈已经回来了,「好了,石头,我同你妈妈今天就回去了,我安排好了,明天你辛姨会带你去学校,好好学习啊。」爸爸说。
  「嗯!」
  爸爸又回头看了看姐姐,「你弟弟作什幺都毛手毛脚的,你好好照顾他,还有该花的钱就花不要省。」
  「知道了爸爸。」姐姐说,然后妈妈又叮嘱了我们几句后他们走出了门,我们一直把他们送上汽车才回来。
  这个房子是三居室,不是很大,但是也可以了,姐姐回来后就开始打扫,然后又给我舖床,我闲着无聊就打开了电视机,城里的电视的频道真多,我眼睛都看花了。
  「石头,坐后面一点,那样看对眼睛不好!」姐姐说。
  「知道了,姐!」我现在对姐姐的话像圣旨一般。
  我向后挪了一下凳子姐姐仔细的清扫着每一个房间,连卫生间同厨房都打扫的很乾净,这点大概是继承了妈妈的优良传统,我才注意到姐姐换了衣服,丰满的乳房垂在胸前,随着姐姐的前后移动而晃动着,现在我已经将目光完全转移到了姐姐身上,电视里演的是什幺我已经不在意了。
  姐姐似乎注意到了我的变化,猛的回头,我立刻把头转了过去。
  「石头,你在看什幺呢?」姐姐明知故问。
  「没看什幺啊姐姐!」我现在早就做到了撒谎不脸红。
  姐姐在我鼻子上点了一下继续去打扫了,眨眼间时间就过了很久,姐姐把该清理的都清理好了,走进了卫生间。
  「哗哗」我听见了自来水的声音,姐姐可能是在洗手,我那不争气的弟弟已经站了起来,把我的裤裆顶了起来,我偷偷的走进了卫生间,姐姐果然在那里洗手,然后擡起头对准镜子把手上的水在头发上擦了擦,姐姐那黑色的头发立刻出现了光泽。
  「姐姐!你真漂亮!」我从后面抱着姐姐的腰,粗粗的肉棒隔着裤子顶着姐姐柔软的臀部。
  「不要胡闹了,没看我正忙着吗?」姐姐笑着说。
  我在姐姐的湿漉漉的脸上亲了一下。
  「爸爸妈妈都走了,你还忙什幺吗?」
  我呼吸着姐姐身上特殊的味道,带有泥土清香又搀杂一丝汗水气味的气体,我的手在姐姐的胸部胡乱的揉搓着。
  「石头,姐姐已经两天没有洗澡了,等姐姐洗洗在同你……好吗?」姐姐回头说。
  「好啊,不过要先补偿一下了。」我说着吻住了姐姐的唇,姐姐转过身来,双手抱住了我,香舌在我体内搅动着。
  「嗯~~~」我舒服的哼了一声,肉棒胀的难受,在姐姐的大腿上轻轻的摩擦着,姐姐的舌头舔着我的舌头,唾液顺着舌头留进了我的嘴里,我照单全收的吞了下去。
  「好了,石头先你看电视吧,听话。」姐姐松了嘴唇说,我擦了擦嘴角的唾液,「好的,姐姐你快去洗澡吧!快去啊~~」我猴急的把姐姐推进了卫生间。
  我继续坐在椅子上看电视,虽然经过了长途的颠簸,在加上中午又同爸爸去饭店应付饭局,但是我丝毫没有感觉到疲劳,难道我上辈子真是石头?我胡思乱想着。
  「滚!!滚!!你出去就不要回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立刻站了起来,然后打开了门,只看见对面的邻居家门开着,一个男人狼狈的从里面跑了出来。
  「你个贱货,你等着……」那个男人看见我,立刻换了一付脸孔,「呦!你就是张局的公子吧,我是你爸爸的同事,有空来玩了。」说完,下了楼。
  没意思,这幺快就没戏看了,我扫兴的回到了屋子里,「砰」的关上了门,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东西整理了一下,忽然我想起了一件事情,我立刻跑到姐姐的房间里把我的包打开,从最底层拿出了我藏的那个至宝,我打开了包在外面的纸看了看,白色的药丸还是完好无损的摆在那里。
  我看了看姐姐还在洗澡,于是赶紧拿着那些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放进我的抽屉,然后锁好。
  等我出来的时候,姐姐已经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头发还没有干,衣服也被水打湿了。
  「姐姐!你怎幺不擦乾净啊?」我问。
  「我只看见里面有一条大毛巾,我就随便擦了擦。」姐姐说。
  「哦,那我去洗了。」
  我说着走进了浴室,我其实不愿意洗澡,但是今天天气实在时太热了,我胡乱的把衣服脱掉,然后打开了喷头,我洗澡很快的,只是打湿而已,然后涂上香皂,胡乱的擦了擦就冲掉了。
  我拿起了手巾,擦乾净身上的水,然后拿起了裤衩,那是临走的时候妈妈给我买的防盗裤衩,有一个拉练,里面放着一些钱,大热的天穿这样的裤衩可不舒服,但是我一时又找不到别的裤衩,只好将就一下了,既然已经到了,钱就不要在里面了,我拉开了拉练,把钱拿了出来,塞进了衣服口袋,然后穿上了裤衩,我一拉拉练,「啊!!!」痛的我大叫起来。
  「怎幺了?」姐姐头都没有梳好就跑了进来,看见我的样子,「呵呵~~」姐姐笑了,我的小弟弟包皮被拉练夹住了。
  「姐!快……帮我啊。」我央求道。
  姐姐跑了过来,蹲下身体,然后一只手托着我的阴茎,一只手慢慢的拉动拉练,「你啊,裤衩穿反了,拉练冲外面啊。」
  「我知道,可是妈妈说冲里更安全啊。」我说着,低头看姐姐,正好从姐姐的领口,清楚的看见了姐姐的乳房。
  「啊!」我又叫了一声,不争气的小弟弟变的更粗了,这下麻烦了,姐姐在我的龟头上打了一下,「现在还那幺不正经。」
  我吐了吐舌头,姐姐不管是往左拉还是往右拉,我都疼的难受,姐姐也十分的着急,咬了咬嘴唇用力的向左一拉,「啊!」我只感觉下身剧烈的疼痛,但是却把我的拉练拉开了,姐姐立刻把我拉到了客厅里,然后让我坐在沙发上。
  姐姐从厨房里拿出了一杯轻水,然后替我清洗着包皮上的血,「还疼吗?」姐姐关切的问,我摇摇头,但是小弟弟还是没有软下去。
  姐姐看了看,于是半跪在地上,伸出小巧的舌头,舔着我包皮上的伤口,然后张口把我的龟头含进口里,嘴唇将伤口覆盖住,温暖的唾液包围了我的龟头,伤口在唾液的包围中痛楚减轻了不少。
  姐姐的舌头轻轻的围绕着我的龟头,舍尖不停的在我的包皮同龟头的连接处轻轻的摩擦着,「姐!」我轻声的叫着,手摸着姐姐潮湿的头发,姐姐现在只是第二次给我吮吸,但是技术却比上一次右了很的的提高。
  第一次的时候结界的牙齿还不是的咬痛我,可是这次姐姐的嘴唇都不是夹的很紧,双唇轻轻的含着我的龟头,吮吸着,手抓住我的剩余部分的阴茎。
  我现在已经平躺在沙发上,姐姐趴在我的双腿中间,我侧过头,看着姐姐的胸,弄湿的衣服把姐姐俏丽的乳房,尖尖的乳头完美的显现出来,我的手从姐姐的领口伸了进去,隔着白色的背心摩擦着姐姐的美丽乳房,姐姐的喉咙发出了呻吟,现在的姐姐已经在从一个文静的女孩向成熟的少妇转变,我轻轻的在姐姐的嘴里抽动着阴茎,我也只是让龟头进出于姐姐的嘴唇,我知道如果全跟进入的话姐姐一定会难受的。
  姐姐轻轻的舔弄,使我的慾望得到了完美的升华,我只感觉到龟头好像又胀大了一样,在姐姐的嘴里抽动也有点困难了,我的快感几乎到了顶峰,我向姐姐的方向挪了挪臀部,阴茎尽可能的往姐的嘴里伸插去,姐姐似乎也感觉到了我的冲动,左手在我的睪丸上来回的揉搓着,右手则在我的乳头上抚摩着,虽然只是轻轻的摩擦,但是却产生了强大的快感,终于我在姐姐的嘴里发射了。
  姐姐被呛的眼泪冲了出来,但还是很努力的任凭我的阴茎在她的嘴里冲撞,快感过去后,我慢慢的拉出了阴茎,姐姐张来了口,我的精液混合着姐姐的唾液从她的嘴里流了出来,一条长长的丝线从姐姐的嘴里流到了地上,姐姐咳嗽了几声,更多的精液从嘴里流了出来,我这才发现刚才高潮的时候我的手用力的抓着姐姐的乳房,我立刻松开了手。
  我把姐姐拉到我的身上,我吻着姐姐的嘴,姐姐的舌头在我的嘴里游动着,我品尝姐姐带有鹹味的唾液,品尝着自己的味道,我同姐姐忘情的拥吻着,几乎忘了周围的一切。
  「玎咚~」门玲响了,姐姐立刻从我身上站了起来,我也站了起来,立刻跑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因为我还没有穿衣服,姐姐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走过去开门。
  「您的报纸。」门外一个女孩的声音传来。
  「谢谢。」姐姐说完,关上了门,我走了出来。
  「什幺报纸啊?」
  「晚报,已经五点多了,我的去做饭了,你快穿好衣服把。」
  我答应了一声,跑到了浴室拿起衣服穿上,然后又坐到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4 「石头,该起来了,今天你要上学了。」姐姐摇晃着我的身体说。  「知道了。」我慢慢的坐了起来,「姐,我的裤衩呢?」我揉着眼睛问。
  「在你枕头旁边呢,我给你改好了,不会再夹你了。」姐姐说。
  我穿上了裤衩,然后慢腾腾的穿上了衣服。走出卧室,伸了个懒腰,姐姐正在那里摆桌子,我走了过去,抱着姐姐的腰。
  「小坏蛋,还不快去洗脸。」姐姐回头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我则抓住机会在姐姐的红唇上亲吻着,姐姐张开口,我的舌头在姐姐的嘴里搅动了一番,然后同姐姐的舌头搅在一起,我的小弟弟现在异常的粗大,我掏出肉棒在姐姐的双臀中间上下摩擦着。
  「不要闹了,准备吃饭了。」姐姐想要推开我,可是我现在箭在弦上,怎幺可能放松呢。我的手从姐姐的衣服里伸了进去,抓住了姐姐的乳房,来回的揉搓着。
  我的龟头在姐姐的裤子上上下的摩擦着,龟头又红又亮,肉棒上传来了一阵阵的快感,我加速了摩擦,姐姐知道不满足我是不行了,就把双手从后面抓住我的肉棒,在自己臀中间帮我上下的摩擦,我吮吸着姐姐的舌头,龟头越来越热,快感越来的强烈,终于在清晨的阳光照射下,我射出了乳白色的精液。
  「快去洗脸吧,我去换裤子。」姐姐说完,跑到了自己的房间去换裤子,我的精液把她的裤子弄得不成样子了。
  我释放了激情后才走进了卫生间,洗脸,刷牙,当我出来的时候姐姐已经在收拾碗了。「吃饭了,快点吧,辛阿姨就快来接你了。」
  姐姐给我盛了一碗粥,我随便的喝了两口,就不吃了。「姐,你吃吧,我去准备一下书包!」我跑进了房间。
  姐姐摇了摇头,自己开始吃饭,「叮咚~~~」门铃响了,我立刻跑过去开门,辛阿姨站在外面,手里拿着一大包的东西,「辛阿姨,快进来啊。」我招呼道,阿姨走了进来,坐在沙发上。
  「辛阿姨,吃饭了吗?」姐姐问。
  「吃过了,我来接石头上学的,这是课本。」阿姨说着,把课本放在了茶几上。
  「石头你快点了,别要阿姨等。」姐姐招呼我。
  「就来了。」我拿着书包,然后把课本装进了书包里。
  「燕子,这房子还可以吧。」阿姨问。
  「可以了,阿姨。」姐姐回答。
  我已经收拾好了,「阿姨,我们可以走了。」我说。
  「好,燕子你在家呆着,我送你弟弟去了。」阿姨说着带我走了出去。
  我们走出了住宅区,然后转了一个弯,到了一个的士停靠点,招呼过来一辆车,「坐里面,石头。」她打开车门说,我答应了一声,然后坐了进去。「到海洋一中。」辛阿姨神气的说,车开走了。
  「今天你第一天去,不要担心迟到的问题,我会同校长说,给你安排个好班级。」阿姨说。
  「阿姨,我不想去什幺好班,只要一般就可以了。」我说。
  「为什幺?」阿姨看着我。
  「好的班级压力太大了,我的成绩一般,不是那幺好。」我说。
  「呵呵~~~」辛阿姨捂着嘴笑了,她不是很丰满的乳房,在笑声中微微的颤动,虽然动作不是很大,但是还是被我的眼睛捕捉到了那诱人的瞬间。辛阿姨长得不是很漂亮,但是也有几分姿色,「好,我给你安排了,你放心吧。」辛阿姨说。
  已经八点了,上班的人流开始在大街上出现,车子在大家上走着,忽然一个急刹车,「啊!」辛阿姨猛的头向前面撞去,我立刻拉住了她,「吓死我了。」阿姨摸着胸口说,「怎幺回事?」阿姨问司机。
  「有条狗过马路啊。」司机指着前面马路上的一条野狗说,「这年头狗也不能撞啊。」司机无奈的再次发动了车子。
  车子转过了几个街区后在一所学校门前停了下来,辛阿姨打开了车门走下了车,「石头,从这边下,那边是脏水坑。」我在后面的坐位上挪了过来,双脚伸到车子外面,还没有完全走出车子我就忙着站了起来,「帮!!」我的头撞在了车顶上。「啊!」我疼得叫出了声音。阿姨立刻走了过来,替我揉着脑袋,「真冒失,怎幺不看看自己个子多高啊。」阿姨说。
  阿姨用力的揉着我的头,身体一动动的带动了胸前一双不大不小的乳房的运动,从阿姨松开的领口中我瞥见了白色的胸罩,还有阿姨腋下的几根黑色的毛。「个子高真有好处。」我心里偷笑。过了一会阿姨带着我走进了校园。
  校园的面积很大,我看的眼花缭乱,路上遇见了一些像老师的人他们都恭敬的同阿姨打招呼,阿姨带着我走进了办公楼,整个楼房白得可怕,进了楼之后更觉得冷气森森的。
  阿姨径直带着我走到了四楼的校长室,「砰砰!!」阿姨敲了两下门。「请进。」里面有人说,阿姨推门走了进去。
  「辛局长来了。」一个穿着一身中山装的人站了起来,阿姨客气的同他握了握手。
  「张校长,这就是我前几天跟你说的,我的侄子,以后就得麻烦你了。」阿姨拍着我的肩头说。
  「那个自然,小杨,倒茶!快坐。」校长把阿姨同我让到了沙发上,不一会从校长办公室相邻的房间了走出了一个年轻的女子,扎着两根辫子,把茶放在我们前面的茶几上,然后退了出去。
  「张校长,怎幺又换秘书了,你换秘书比换衣服可快多了。」阿姨打趣的说。
  「瞧您说的。」张校长说。
  「我侄子才来,不想到最优秀的班级,你随便给他安排一个就好了。」
  「这个自然,叫什幺名字啊,小朋友。」校长肉麻的说,我的个子都快170cm了,还叫我小朋友。
  「我叫石章。」我说,我其实也想不起我的大名了,大家叫我石头的都叫习惯了,我就把我生父同我继父的姓氏放在一起了。
  「好,就在李老师的班吧,你喜欢文科吗?」校长问。我点了点头,我从小就讨厌数学,「那就行了。」校长拿起笔写了些什幺。
  「校长,我侄子的事情就麻烦你了,我先走了,还有点事情。」阿姨站起来说。
  「行,您先忙去吧,放心好了。」校长站了起来。
  「石头,好好学习了,放学后阿姨来接你。」阿姨说。
  「不用了,我可以回去的。」我说。
  「好吧,自己回去的时候要看路。」辛阿姨说完同校长一起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校长又回来了,「走,我送你去的班级。」校长带着我走出了办公楼,走进了教学楼,上了二楼,校长在楼梯边的教室停住了,然后敲敲门。一个女老师走了出来,看样子25岁左右的样子,头发同姐姐的一样不是很长。
  校长同她说了几句,她好像不是很乐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把我带进了教室,由于我的个子比较高只有坐后面的座位了,我扫视了一下班级,班级上大多是女生,一个个好像都在发育中,乳房鼓鼓的,我看得不亦乐乎,「好了,我们继续班会。」李老师走上讲台开始说一些大道理什幺的,我又看了看其他的学生,几个男生都老实的在听。
  很快就下课了,我跑出教室开始找厕所,找了很久才发现原来厕所就在每层两边,我立刻跑了进去,怎幺没有小便池?我看了看,不管那幺多了,上蹲位吧,我打开了二号门。
  「啊~~」一个女人叫了一声,立刻提上了裤子,原来我慌乱中跑进了女厕所,我仔细一看那女人原来是我的班主任老师,她双手按住裤子望着我,虽然她的速度很快,不过还是被我看见了她黑色的三角地带,我立刻跑了出去。
  我仔细的看了看,然后走进了男厕所,痛快的尿了一泡尿。「今天真是幸运啊,看见了这幺多美丽的景色。」我想着,好像已经闻到了辛阿姨的乳香,以及老师三角地带的气味了。
  「姐姐,我回来了。」放学后我立刻跑回了家,一进门我就大声的喊。
  「课上得怎幺样啊?」姐姐的声音从阳台上传来。
  我立刻跑了过去,「还可以,姐,饭好了吗?」我问。
  「已经好了,等我把被子晒晒就吃饭。」姐姐说着,整理着阳台晾衣架上的被子。
  「姐姐。」我撒娇似的从后面抱住了姐姐的腰。
  「干什幺啊,都这幺大了,还闹啊。」姐姐说。
  「姐姐,我要干一次。」我说着手在姐姐鼓起的胸上来回的摸着。
  「我在晒被子啊,会让人看见的。」姐姐说。
  「我蹲下就不会有人看见了。」我说着,蹲下了身体,双手轻松加愉快的就拉下了姐姐的裤子,「姐,你的内裤上怎幺有黄色的东西啊?」我问。
  「啊?大概……大概是早上去厕所急了点吧。」姐姐说。
  我将鼻子顶在姐姐的阴户上,呼吸着上面的味道,「好香啊,姐姐。」我说着,双手用力分开了姐姐的臀。
  「石头~~~不~~不要闹了,准备吃饭了。」姐姐一边扭动着臀一边说。
  「嘿嘿,我们就来个饭前运动吧。」说完,我的舌头伸进了姐姐的小穴里,品尝着姐姐的味道。双手伸到前面,拨弄着那颗红色的小肉粒。姐姐似乎也兴奋了,爱液流进了我的嘴里,我张大口,双唇覆盖了姐姐整个阴道口,我用力的吮吸着,姐姐阴道里粉色的嫩肉被我强大的吸力吸得突出了一小部分。
  姐姐下身受到了我的「折磨」但是上身仍然保持着一个姿势,双手支援在阳台上,假装在看着外面的景色。我们的房间没有在很高的楼层,所以不远处就有另外的人家,我们在阳台上甚至可以看见他们的动作,所以姐姐下身前后的摇动着,上面还得保持平常的样子。
  我站起身来,然后从裤子里掏出了粗大的肉棒,又红又亮的龟头在姐姐的阴部挑逗着姐姐的慾望,「石头,不要在这里了。」姐姐好像明白了我的意图,她伸手想推开我,已经十分兴奋的我当然不会停止了,我毫不犹豫的插进了姐姐的阴道里,然后开始用力的抽插着。
  姐姐双手反抱住我的头,然后身体慢慢的向后退去,我用力插进的时候,姐姐就停下来不动,但是当我拉出的时候,姐姐就向后退一步,我也只好跟着后退,就这样我一边抽插着一边向后退着,很快我们就退到了客厅里。
  我用力把姐姐推倒在沙发上,然后双手按住姐姐美丽的臀用力的抽插起来,这次我在也没有什幺顾虑了,所以抽动起来格外的卖力,感觉也特别的舒服。
  「啊~~~啊~~~石头~~~慢~~慢点。」姐姐前后晃动着腰说,我伸手将姐姐的身体拉直,然后亲吻着姐姐洁白的脖子,我闻到了一股香皂的香味,姐姐洗澡了。
  姐姐的双手用力的掐着我的胳膊,我双手从姐姐的衣服里伸了进去,粗暴的拉下了姐姐的背心,双手用力的揉搓着姐姐的乳房。姐姐双手松开了,扶在沙发上,我伏下身体,贴在姐姐后背上,龟头早已经在姐姐的子宫里用力的摩擦着,姐姐的身体上下一动一动的,光滑的背摩擦着我的衣服,弄得我的乳头痒痒的。
  我用力的抽动着,阴茎上传来了火烧般的感觉,我更加的用力了,同时双手用力的抓住姐姐的乳房,最后我用力的插进了姐姐的子宫里,姐姐的臀夹紧了我的肉棒,随着姐姐一阵的收缩后,我也到了高潮,我用力的抱住了姐姐,精液射入了姐姐的子宫内。
  「啊!」高潮后的姐姐忽然想起了什幺,用力的推开了我,跑进了洗手间,「哗哗」的水声传来,我也走了进去,拿起手巾擦了擦阴茎上的黏液。姐姐从里面的浴室走了出来。
  「干什幺啊姐姐?」我问。
  「当然是冲洗了,不然怀孕怎幺办啊。」姐姐戳了一下我的额头说。
  「嘿嘿。」我傻笑着。
  「还笑什幺,还不去吃饭。」姐姐说着拉着我的手走进了厨房。
  天气热得要死,我在床上翻来翻去睡不着,床单被汗水弄得潮湿的很,我干脆不睡了,看了看表已经一点三十分了,乾脆上学去了,我走进了姐姐的房间,姐姐睡的正香,我在姐姐的唇上轻轻的亲了一下,然后走出了家门。
  我走了出去,正好对面的门也开了,一阵香风吹来,一个女子出现在我的面前,她一转身,正好看见我。「啊!是你。」她指着我说。
  「李老师?」我也吃惊的张大了嘴,脑海里立刻出现了今天上午的情景,我彷彿又看见了老师那黑色的地带。
  老师好像明白我在想什幺似的,脸一红,「你住这里啊?」老师明知故问。
  「是啊,老师,你上班吗?」我问。
  「不,我先要去朋友那里。」老师说。
  「那我先走了,老师。」我藉机跑了下去。
  我一口气跑到了楼下,然后又跑出了小区,当我坐在公车上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中午坐车的人不是很多,车门一开,上来了一个孕妇,挺着大大的肚子走了上来,她看了看周围,走到我的面前,「我可以坐里面吗?」她说,「我有点晕车。」我立刻站了起来,她坐到了靠窗户的位置。
  车开动了,那孕妇好像是不是很舒服,她打开了窗子,把手靠在窗子上,宽大的孕妇装被风吹的膨胀起来,我不经意的一看,由于孕妇的另一只胳膊搭在前面座位的后背上,所以袖子张得很开,居然看见了几根黑色的腋毛,车子忽然变慢了速度,孕妇又向前一伏,白色的乳罩也被我看见了,由于肚子的原因吧,她的乳房显得不是很大。
  最近的女人怎幺都喜欢白色的乳罩呢?我脑子里出现了一个问号。孕妇宽松的衣服将她的身材全部暴露了,虽然她的肚子够大,但腰很细,屁股也很匀称,「哎!她一定会难产了。」我想。
未完待续


[ 此贴被那年风过在2020-04-17 02:54重新编辑 ]